打印

[禁忌之恋] 【我的乱伦轶事】(7-8)【作者:xhg007】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20-10-24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8

【我的乱伦轶事】(7-8)【作者:xhg007】

作者:xhg007
字数:12517


               第七章

  我躺在床上,一边享受着父亲卖力的按摩,一边听着父亲的倾诉,心里却有
一股暖流弥漫开来,家人之间,尤其是与父亲之间,朝夕相处,父亲所说的事情
都是我亲自经历过来的,我没想到的却是在我那认为那些正常的、理所应当的事
情竟能挑起父亲的欲望,而且父亲这心思竟然一年前就动了。

  我原先一直认为父亲那次是喝了酒,欲望攻心,才上了我的床,谁知道父亲
哪里竟然有一年的时间对我观察和幻想,我一时间有点心乱如麻,想想这一年多
的时间我竟然毫无所觉,便是养伤时有些不合适的也没往这方面想,哪里又能知
道父亲惦记我那么长的时间……

  但父亲的话又让我觉得有些温暖,父亲似乎说的有些累了,这些话在我想来
让父亲这么说出来肯定付出了很大的勇气,尤其是在家里对我话很少的父亲。

  我感到父亲的双手离开了我的双腿,不得不说,父亲所说的按摩不管专不专
业,我的双腿是真的舒服了不少,一时间双腿筋骨酸软,但舒服异常。

  父亲的双手抚上了我的胸膛,开始解开我的衣扣,他的动作是一直那么轻柔,
在我印象中除了他做爱快射精时一直便是如此,从来不会弄疼我。片刻间我的睡
衣上的扣子便都被解开来,我里面也没有穿胸罩,双乳登时暴露在空气之中。

  不知是不是被父亲按摩的太过舒服,还是一想着父亲琢磨了我那么长的时间,
我整个身子浑然发起热来,接着父亲的右手便握住了我的左乳,乳头被他夹在两
根手指之间,他揉捏我乳房的手力度不大,但他夹住我乳头的两根手指却发着力,
我的乳头被夹得瞬间便硬了起来。

  我紧紧闭着嘴,不想发出声音来,但下面两条腿却夹紧了,因为我感觉下面
又有些湿了,接着父亲的嘴便含住了我的右乳,我鼻子轻声「嗯」了一声,整个
胸膛往上拱了起来。

  父亲的舌头几位灵活,不停的拨弄着我的乳头,忽然间他用牙齿轻轻的一咬,
我直接轻声「啊」了一声叫了出来,我体内的欲火不知道怎么得汹涌起来,白抓
挠心的相仿,下面早已变得泥泞起来,两腿慢慢的夹紧摩挲起来。

  我的两只手紧紧握着,忽然觉到父亲的左手摸上了我的脸,我闭着眼睛,感
受着父亲手心的热度,嘴里轻声的呻吟着,不时随着父亲轻咬我的乳头叫出声来,
父亲的手拂过我的脸蛋,摸上我的额头,往下掠过我的鼻子,最后落到我的嘴唇
上。

  父亲的中指、食指和无名指来回了抚摸我的嘴唇,就在这时,父亲揉捏我乳
房的右手这时松开了我的乳房,顺着我的小腹往下滑去,从我的睡裤下面抚上了
我的阴唇,此时我下面早已经湿透了,父亲的中指在我的两片阴唇中间来回摩擦
几下,便轻车熟路的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张嘴「啊!」了一声,父亲原本抚摸我嘴唇的中指趁着我张嘴的时候竟然
直接伸进了我的嘴里,我的舌头触到了他的手指,我下意识的合上嘴,变成了把
他的中指含在了嘴里,父亲的手指很温柔,在我的嘴里并没有来回搅动,而是轻
微轻微的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我感到了意思咸咸的味道,想张开嘴让它出去,但父亲下面的手指开始动了
起来,每次都把中指全根没入,我的双腿又不由自主的屈起来,下面的水似乎比
往常出的都要厉害,此刻,父亲的左手中指在我的嘴里,右手中指在我的阴道中,
嘴里喊着我的乳头,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的身子都似乎要烧起来,此刻我必是满
面赤红,鼻子里「嗯!嗯」的呻吟着,不知何时已伸出左手抚摸上了父亲的头,
还不是的往下按着,想让他吸住我的乳房。

  父亲又把无名指也插入了进去,我的阴道壁能明显的感受到父亲变换了力道,
两根手指速度便慢慢的加快,我的下面快感越来越强,鼻子里的呻吟越来越大,
尤其是下面似乎出了不少水,被父亲来回抽插带着饮水的「啪啪」声,我不由自
主的含住了父亲的中指,这次不时的开始裹吸,并用自己的舌头舔舐,忽然下面
一阵痉挛,我张嘴「啊」的一声,两腿猛地夹住父亲的手,阴道不停地收缩,也
不知出了多少水。

  父亲把我口中的手指拿出来,起身看着我浑身抽搐着,我此时双眼迷离,看
着天花板一时间思绪都不知道飘向了哪里。

  父亲的手指技术很好,但技术越好,高潮之后身体就越觉得空虚,我这会正
有些心里痒痒,就觉得自己的双腿被父亲扛到了肩上,我睁开眼睛看着父亲,此
刻天色已经黑了,那隐隐约约能够瞧清楚父亲的模样,只是看不清父亲的面貌。

  我能看到我笔直的双腿被父亲扛在了肩上,父亲低着头,我阴唇刚感到他的
肉棒,便「嗯」了一声,父亲的肉棒很硬,似乎是心理作用,还觉得很大,那种
充实感和饱满感让我一时间舒服的到天上了。

  父亲双手扣住我的大腿,慢慢的抽送起来,我黑暗中看着父亲的身躯,阴道
已经适应了父亲的肉棒,开始适应这父亲的节奏不停的吞吐起来,父亲的呼吸声
慢慢厚重起来,我此刻也没了原来的矜持。

  「啊!啊!嗯!嗯,嗯……哼,啊!……」

  我呻吟着,享受着,在这黑暗之中我看着我白嫩的双腿被父亲扛在肩上,我
的乳房随着父亲的冲击而晃动着,我的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一会抓着床单,
一会捂住嘴巴,一会又在两边乱动,而父亲的抽插极有规律,后来才知道那是叫
做「九浅一深」,我的心中燃着一团火焰,如果不释放出来,我感觉自己要被这
团火少的神志不清,要把我的神魂都少的干干净净。

  我的呻吟声似乎越来越大,父亲忽然开始往下面压我的双腿,父亲的身子也
往我倾斜过来,他的手放开了我的大腿,伸手撑在床上,我的双腿被父亲都快压
到身子上了,这么一来我的一小半屁股便被带的离开了床,我的整个阴部自然也
尽力的被抬了起来,这一下父亲的阴茎便变成了自上而下的抽插,这么一来插的
更深了,似乎好几下都顶到了我的子宫。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做爱,我的脸上方就是父亲的脸,我直愣着双腿,看着上
方父亲的脸庞,这一次我没有闭眼,我在黑暗中都能看到父亲的眼睛,充满了欲
望和激情,我心里一时间又被刺激的不轻,乱伦的魅力和刺激在这会显露无疑。

  父亲的动作大了起来,他双手撑着床,下体大起大落,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
那「啪啪」的冲击声让我更是激动,而阴道的充实感,被父亲肉棒的来回抽插,
我都能感到我的小阴唇都随着父亲的肉棒被带出去,又会下意识的收缩回去,顺
带着裹吸着父亲的肉棒,父亲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最后都赶上我的呻吟声了。

  父亲的速度越来越快,我要高潮了,我大张着嘴,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被
父亲压着动弹不了,但我的头发都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但我根本感受不到,
「呜……」一声呜咽声从我的嗓子眼里喷出来,我感觉那比哭声好听不了多少,
整个身子抽搐着,脑中一片茫然,自己感觉飘了起来,便是父亲什么时候趴在了
我的身上我都不知道。

  我躺在床上,浑身瘫软,父亲的喘息声就在耳边,我感受着父亲的沉重的身
子,身上全是汗水,滑腻腻的,父亲喘匀了气便起身把套子收拾起来,但这次却
没出去,而是躺倒了我的身边,伸手抚摸起我来。

  父亲的抚摸是我这38年来所接触的男人中最能让我舒服的,或许是因为那
是父亲的手掌,让我能够即有一种父爱天性在里面,又有那种突破禁忌的刺激愉
悦在里面,这会儿便是如此,在刚才的余韵当中我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过来,父
亲的大手的抚摸就让我更是舒服异常。

  父亲的声音在我耳边想起:「小惠,你真美!」

  我耳边觉得痒痒,但没勇气去面对父亲,刚才自己表现的也许有点过于淫荡
了,有点害羞,我鼻子「嗯」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父亲躺着。

  父亲却紧着贴了上来,我背部能感到父亲温暖的胸膛和他微微凸起的小腹,
说实话,比起父亲在前面揉捏我乳房的手,他温暖的胸膛更让我觉得舒适。父亲
枕在我的脑后,他的鼻息我都能感受到,

  父亲嗅着我的头发,轻柔的揉着我的乳房,低声道:「还在怪爸爸?」

  我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夜色,身体是无比的满足,听着父亲的话,知道这句
话得回答,便把头埋在枕头里轻声道:「没。」

  父亲在我肩膀上亲了一下,说道:「还记得你那次在浴室里摔倒嘛?」

  我想起当时光着身子坐在浴室里的情形,更是有些抬不起头来,模糊回道:
「嗯。」

  父亲伸出左手从我的脖子下面伸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轻声道:「我可不是
说当时看了你的身子,是你当时哭的让我心疼,爸爸当时可是真的没动歪心思,
只是当时觉得你受的苦太多了,以前我偷看你的身材是有点心思,但从那次之后
我才是真的觉得心疼你。」

  我自小就不怎么爱哭,这会想起当时在浴室里哭的那个悲切,又觉得有些心
酸起来,这时候父亲又说起来:「爸爸从小关心你是少,这一点爸爸给你道歉,
但那次真让爸爸觉得你坚强又脆弱,你能照顾一大家子,就是这一点让我那时候
有点天经地义的依赖你,就是那次你一哭我才觉得你毕竟是我的女儿,一个还没
结婚的大姑娘,当时爸爸心中那个悔啊!我就后悔那几年对你太不关心了,让你
受了不少累。那段时间我看着你在病床上难受心里就更加难受。」

  说到这里,父亲的右手已经从我的乳房上拿了下去,放到了我的小腹上,两
人就这么紧紧贴着,我听着父亲的话就又有了当时的那种委屈感,在人前我从来
不会表现出来,但今天听着父亲说出来我就有些觉得心里温暖。

  正在颇有些感动的时候,就听到父亲又说道:「不过后来你搬回家养伤,我
脑子里就老实出现你在浴室里的样子,小惠,你不知道你的身子有多美,这一点
你特像你的母亲,后来给你换衣服,洗头,抱着你上下楼,我知道当时你也觉察
出了一些问题,但我当时真的对你的身体如同上瘾一般迷恋。」

  我好不容易感触的一丝感动被这几句话又给浇灭了,我登时一用力,转过身
子来,黑暗中迎面对着父亲的喘息,嗔道:「当时我就知道不对劲,原来你真的
早就打上了主意。」

  父亲并没有动,黑暗中隐约能看清父亲似乎在笑,忽然间我的鼻子被刮了一
下,然后那手又放到我的腰上,开口说道:「你也别急,我当时对你的身子迷恋,
可是真的没有打什么主意,毕竟爸爸最过分也就是在梦里想想而已。那次醒过来
看着跟你躺在床上,当时我还以为是做梦,当时发现是真的时我可是快吓出心脏
病来。」

  我早已经适应了黑暗中的光线,能看到父亲眼中有一丝调笑,伸手锤了父亲
胸口一下,父亲「嗤」的笑了一声,用力把我往他的怀里搂了一下,我都能感觉
我的乳房已经顶到了他的胸膛,父亲说道:「别生气!我当时真的是害怕,一来
没想到,那晚上我是喝多了,当时我就知道你醒了,因为你喘息声不对,不过我
还是怕你尴尬,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幸好你也没怎么表现出异样,要不然我
脸上可挂不住。」

  我「哼」了一声,没好气道:「我可没觉得你脸皮那么薄,要不让你能又上
我的床?」

  父亲立马说道:「我以二十多年的教师职业保证,那次可真不能怪我,你那
晚被炸雷警醒,叫的声音太大了,我就是被你吵醒的,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急急
的跑过来,才知道你是被雷惊着了。」

  「不过那晚上闪电太亮,我进来时你上半身的被子被你给掀开了,你是不知
道你的身材,凹凸有致,也就是我,要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早就鼻血肆流了。」

  我这时想起当初流鼻血的小启,一个没忍住,「噗嗤」一乐,父亲似乎没想
到我笑出来,又把我往他的怀里搂了搂,我的乳房都被挤扁了,父亲才说道:
「我本来是想给你盖上毯子就走的,但当时我是真的有些着了魔了,你也知道爸
爸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了,那天真的有些受不了了,一时冲动才发生了后面的事,
当时我可是想了,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就没那个想法了。」

  我一听又不太像话了,合着还成了我的不是,刚要挣扎一番,父亲竟然抬起
右腿把我给锁住了,任凭我想挣扎,又在我耳边道:「不过那晚爸爸是真的失算
了,没带避孕套,你高潮后爸爸都快憋疯了,但怕让你怀孕,我这才憋着回了屋
子,真的,差点憋出病来。」

  听了父亲这话,我又软了下来,低头埋在他的胸口,父亲的下巴放在我的头
顶,紧紧地抱着我,继续说道:「第二天爸爸是真的动了心思,一整天想着说什
么也要晚上肏了你,那一晚爸爸是清醒的,也是考虑好了的,你就算埋怨爸爸,
爸也认了。」

  我闻着父亲身上的味道,也不知什么气味,但还不错,听着父亲说的粗鲁,
但心里却有些悸动,便闷声道:「没。」

  爸爸吻着我的头发,说道:「只是到了第二天爸爸也是觉得尴尬,这一点爸
爸跟你道歉,爸爸该早一点跟你聊一聊的,说来还是多亏了这次爬山,才有机会
跟你说开,爸爸喜欢你,你要是不愿意爸爸以后会注意的。」

  我听到这,又觉得父亲狡猾,都到了这份上他还说什么要以我的意思来,我
张口咬了一下他的胸口,父亲「哎呦」一声,忙拍着我的屁股道:「爸说错了,
别生气,爸跟你道歉,以后爸会好好疼你的,乖!」

  我咬了两口便消停了下来,躺在父亲的怀里,心里忽然间也踏实了起来,这
一下我是彻底放下了心防,一旦放松了便觉得有些疲惫,耳中父亲似乎还在喋喋
不休,但我觉得那声音似乎越来越遥远,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父亲不知去了哪里,我抬头一看
闹钟,九点多钟了,身上的肌肉还有些酸痛,不过父亲按摩倒是管点用,至少两
只腿没什么事了,我起来去浴室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心里似乎没了一座山峰一般,异常轻快,出了房子,外面的天气似乎也好的很,
我哼着歌去了店里,又是忙活的一天。

  今天的生意还不错,我下午六点就往家里去,想着回去做晚饭,路上买了点
水果,不曾想回到家里父亲竟然已经在厨房里忙活着了。

  厨房里惨不忍睹,父亲不过做了一个菜就忙活的够呛,我笑着给父亲脱下围
裙,自己系上又打趣了他几句,跟父亲之间的气氛明显变得不一样了,一股莫名
的情绪飘荡在其间,我们在厨房里说说笑笑,不一会就炒了两个菜(父亲做的那
一份实在没法吃)。

  饭桌上父亲说着学校中的一些事,我说着店里的一些事,我明显感觉到我和
父亲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吃完饭父亲去喝茶看电视,我收拾完桌子,也不打算去店里了,就洗了一个
澡,穿着睡裙洗了几个梨拿到茶几上,还没看几分钟,父亲便放下茶杯,神神秘
秘的从包里取了一个盒子,递给我说:「看看。」

  我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个红色的摩托罗拉翻盖手机,形状小巧,颜色鲜
亮,很是好看,我一看便喜欢上了,这是我的第一部手机,爸爸笑着说:「过两
天就是你生日了,提前给你准备的。」

  我都差点没想起来,拿着翻来覆去看了看,笑道:「谢谢爸。」

  爸坐在沙发那头喝着茶,笑道:「怎么谢?」

  我一听有些害羞,白了他一眼,就想起身去给手机电池充电。这白眼真的是
下意识的,女人的白眼是天生的,无师自通,结果我着白眼刚飞完,父亲便笑着
伸手拉住我,把我往他的怀里一带,我便躺到了他的怀里。

  我左手把手机放到桌上,父亲让我躺倒他的腿上,我仰面看着父亲笑着的脸
庞,又有些脸红,跟父亲一直都在黑暗之中,今天忽然间在灯火通明的客厅,我
有些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

  父亲看我歪着头,便伸手梳理我的头发,笑道:「这就害羞了?」

  我挣扎着要坐起来,只是父亲一直压着我的肩膀,我红着脸道:「今天来事
了。」声音低的我都听不清楚。

  谁知道父亲轻笑道:「我也没想干什么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有点羞恼,转过头来想打父亲几拳,结果刚打了一拳,父亲便抓住了我的
手,伸手抄住我的后背,跟膝盖一同用力把我抱起来,这样跟父亲离的也就二十
厘米。

  父亲笑着看着我,我脸必定变的通红,父亲松开我的手,伸手抚上了我的脸,
我也是真的第一次这么细致的看着父亲脸庞,双鬓有几根灰白的头发,脸上有一
些皱纹,但还不是那么重,脸上的肉有些松弛,还有那双眼睛,三分温情,三分
怜爱,三分欲望,加上一分的戏谑,这是我的全部感觉。

  父亲抚着我的脸庞滑下来,最后用两个手指捏着我的下巴抬起来,我看着父
亲慢慢靠近的嘴唇,不禁闭上了眼睛……

               (待续)

                第八章

  对于接吻,我只跟小启有经验,不过小启接吻技术着实不是太高,每次都会
把我的嘴唇又吸又咬,当时的激情下是有些过瘾,但也没让我有太多的享受。

  父亲接吻比起小启那要好的太多了,我害羞的闭着眼睛,父亲先是轻轻的点
了我的嘴唇一下,父亲的鼻息喷到我的脸上,弄得我有些发痒。

  我稍微一动,觉感觉父亲的嘴唇吻了上来,他的唇温暖而轻柔,来回在我的
上唇下唇上下功夫,不时地用舌尖来试探着撬开我的牙关,我感到父亲的手在我
的腰间来回摩挲,一时情动,轻轻张开了嘴唇,但父亲并没有趁势钻进来,仍然
只在我的嘴唇里外亲吻吸吮,但他越是不进来,我就越想去碰触,只好自己也吐
出舌头。

  父亲并不想着与我纠缠,每当我舌尖碰到他的他舌头,他便会退回去,但仍
然会温柔的亲着我的嘴唇,只是当他的双唇含住我的舌头时,我浑身一阵发软,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双手已经环上了父亲的脖子。

  父亲开始进攻了,他的舌头温柔又灵活,我的舌头如同被它吸住了一般,怎
么也逃不开它的纠缠,我的情绪慢慢被调动了起来,我慢慢变得主动,开始回应
父亲的舌吻,父亲力度很小,但一直牢牢掌握着主动权,我的呼吸都也急促了起
来,脑海中不时浮现出模糊而凌乱的画面。

  等我都有些喘不过来气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此刻竟是自己急不可耐的吻着父
亲,如同父亲口中有我迫切渴望追寻的东西一般。这一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我离开父亲的嘴唇,大口的喘着气,父亲的眼神促狭而温柔,我心里又是一阵悸
动,害起羞来,低头埋进了父亲的怀里。

  父亲左手抱着我的后背,右手隔着睡裙放到我的屁股上,但他没有揉捏,只
是轻轻的抚摸着,我又听到父亲说:「小惠,你接吻技术不错啊!谁教你的?」

  我的脸蛋这会还有些发烫,听了父亲的问话更是害羞,父亲必然知道我早已
经不是处女,这么问应该是要旁敲侧击了。

  我倒是早已经编好了瞎话,父亲早晚会问,一直以来,我的私事对父亲向来
保密,不对,应该是我们俩一直没有聊过这方面,父亲早先也不会问的太仔细,
在我印象中他只问过我一次关于有没有男友的事情。这也正常,原先父亲也有些
张不开嘴跟我聊这些事。

  但已然跨过了最后一步,我知道父亲早晚会问起这些,我自是不可能把小启
的事说出来,我打定主意不会让小启和父亲知道彼此的事情,父亲若是知道他跟
他的儿子都上了他的女儿,那画面,简直是修罗场。

  我躺在父亲怀里,低声回道:「去年在店里认识的一个,谈了几个月,只是
后来觉得有些不合适也就分开了」。

  父亲笑道:「是这样啊!你瞒的也是好,不过既然分手了也就算了,以后谈
朋友跟我说一声,我给你把把关,别竟跟那些不靠谱的交往」。

  我只是低声应是。

  晚上父亲又到了我的卧室,但也没对我做什么,只是跟我聊天,熄灯抱着我
入睡。在父亲的臂弯中,我睡的很踏实,从这天之后,父亲便一直与我睡在一起。

  白天我门两人在外面是父女,晚上回到家中便如同夫妻一般。父亲不像小启,
小启要是跟我在一块,不管白天黑夜,稍有机会便会动手动脚,拍下屁股捏下胸
什么的,我不喜欢倒也不厌烦,若是没人也由的他高兴,但在人前我就使劲踹他
两脚,让他收敛一些。

  父亲不一样,白天的时候,便是在家里,他也不会动手动脚的,更别提在外
面了,跟我聊天说话也都是以前的样子,这让我很舒服,真的跟普通父女没什么
两样。

  晚上的时候,父女两人看电视聊天也是无话不谈,家长里短的都会说道,当
然,我与父亲从来不会聊关于母亲的话题,自然是为了避免尴尬。而且父亲从来
只跟我在床上做爱,每次都会带避孕套,这让我感到即舒服又安心。

  说到做爱,父亲的精力比起小启那是差得远,最好的一次记录是一晚上做了
两次,为了给父亲补身体,我都会做一些滋阴补阳的料理,自从与我睡了一个床,
父亲整个人便如同年轻了十岁一般,精神焕发起来,最明显的,便是他鬓间的那
几根灰白头发都有变黑的迹象,性子也比以前要开朗的多了。这倒是让我也很高
兴,毕竟这个家里还是要父亲来支撑,父亲身体好了,心里高兴了,我自然跟着
高兴。

  但父亲做爱的水平确是比小启要高很多,小启与我做爱,重点还是在他自己
的享受和发泄,而父亲,却更注重我的感受,做爱就不提了,便是前戏和后戏都
会做足,尤其是完事之后的轻言软语,我很是受用。

  小启对我的身体很是迷恋,跟我做爱时揉捏按压咬,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我能感受到他那强烈的欲望和激情,那是一种想要征服我欲望的体现。这种感觉
让我有一种虚荣感和优越感,毕竟每一个女人从心底里都希望能有男人想着征服
自己,这才能证明自己的魅力。当然,对于小启来讲,他要征服的女人还是他的
亲姐姐,或许他的心里比我更会觉得刺激万分。抱着这种感觉做爱时,我们两个
人自然都是激动万分,无比投入。

  父亲对我的身体感觉就不同了,刚开始我一直没有想清楚,后来经历的多了,
才想明白,父亲对我的身体从来没有像小启那般的征服欲,他是在赏玩,或者说
玩弄。他喜欢我的身体,所以每次都会很温柔。可以说他让我高潮不是为了证明
他是一个男人,而是为了让我能够尽量的体会到愉悦感和刺激感,我高潮会让小
启感到满足,但我高潮时身体的样子才会让父亲感到满足。我跟父亲做爱时一想
到是自己的父亲便会觉得一种禁忌的刺激,而父亲想着自己玩弄着自己的亲生女
儿是一种什么心态,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是在我真正碰到那个爱着的那个人之后才想清楚的。

  这几天跟父亲睡在一张床上,有些小激动,但不适应的地方倒是也不少。一
来自己单独睡惯了,身边突然有个人,还是有些不适应的。最明显的,就是父亲
的呼噜声,原先隔了两层墙,知道有点动静,谁曾想这会儿自己躺在他身边,那
呼噜声简直了,我要是比他睡得晚,那就遭了罪,声音大的我根本睡不着,只是
只要我刚想起身,他就能感觉到,又会一把把我拉到他的怀里,轻拍着我的肩膀
哄着我,可就算这样他也比我又能更快的进入梦乡……

  这倒都是小事,不过一个月我也就习惯了,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墙上挂着的
那张父母的结婚照,照片还是黑白的,父母都穿着白色的衬衣,父亲是大平头,
年轻时看着也不帅气,不过也显得文质彬彬的,母亲留的是齐耳短发,眼睛简直
跟大哥一个样,满面幸福的微笑着,我一看到她的笑容便觉得心里发颤,我心里
对父亲的那个疙瘩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但对母亲我心里实在有些歉疚,这种歉
疚一旦翻腾起来我就郁闷的心里发塞。

  第十天的时候,我的月事终于过去了。

  这几天我能明显感觉到父亲的憋闷,尤其是每天醒来时父亲的肉棒硬着顶着
我的屁股,我偶尔会调戏一下,父亲就会把我吻的上气不接下气,说是过几天就
要我好看。

  今天我提早关了店门,回家做好了晚饭,炒了一份黑木耳炒腰花,做了一份
牡蛎油蛋熬豆腐,进浴室好好洗了一个澡,穿着睡裙坐在沙发上玩着我的新手机。
那时候手机也算是新鲜物,我给大姨打了一个电话,本来就是想说说我的手机号,
不曾想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主要是因为进货的事,我的成衣店进货都是大姨帮
着,大姨现在想着让我把这活接过去,本来嘛,大姨年纪这么大,也是应该我去
进货了,这两年也大体知道了流程,想着以后也该我去忙活这些事了。

  父亲回来之后,看到桌上的菜便露出微笑,我有些脸红,张罗着两人吃完饭,
洗刷完之后倒是接到了大哥的电话。

  大哥的电话这此倒是没跟我讲,直接就要跟父亲说话,这我倒是有些奇怪,
自从母亲走了之后,大哥因为当年母亲的事,一直生着父亲的气,一年给家里打
不了几个电话,还每每都是我接才能多说几句话,这次直接找父亲我就觉得一定
会是有什么大事商量。

  父亲接了电话聊了又十几分钟,父亲就挂了电话,似乎心情有些不悦,我在
一旁看着,拿起水壶给父亲倒了水,问道:「爸,大哥有什么事?」

  父亲「哼」了一声,说道:「这个混小子,非要专业,我想着花点钱让他在
部门多呆几年,这一下没机会了,下个月你大哥就要回来了」。

  我一听大哥要回去,倒是很高兴,大哥从高中毕业就去当兵了,这些年在家
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两月,如今专业回家也是好事,只是父亲希望大哥能在部队多
呆几年,再升个二级士官什么的,但听父亲的意思大哥不想在部队里呆着了,不
过我也不懂,但一想着大哥要回来了我是很高兴的。

  现在的大多是独生子女,就算有兄弟姐妹也就是一个,对于这兄弟姐妹一旦
多了的情况往往是不会理解的。

  比如我爸,兄弟三个,我还有两个姑姑,我妈,姐妹两个,我还有两个舅舅,
都是大家庭,不过亲戚多了也不是每一个都很亲,但这就说远了,我说一下我们
兄妹吧。

  一家人自是没有两家话,亲人的牵绊是永生的锁链。但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
彼此之间是不一样的。就我家来说,原先我跟大哥关系最好,最怕姐姐,小启也
就是关心。

  孩子多了,父亲便是想都爱护,那也很难一碗水端平,在小孩子看来,父母
的心思很难猜透,看到的才是真的,小的时候父母对大哥最是关怀,后来才想明
白那是因为作为长子父母想培养他,这种关心现在想来适得其反了,大哥从小脾
气就犟,就喜欢打架,学习上也没达到父母的期盼,最后高中毕业就去当了兵。

  但我跟大哥关系最好,因为大哥能护着我们姐弟三人,小县城那个时候学校
没现在这么好,大家欺负人都算不得什么大事,每当这时候大哥能打架的用处就
出来了,可以说我初中之前这么安安稳稳的过来,没受过什么欺负那是多亏了大
哥。对我们三个大哥都还是关心的。

  我和姐姐是双胞胎,但差别太大,主要还是智商上,正因为这一点,我自小
对姐姐就有些自卑,小时候爸爸教训我,我顶多躲在妈妈身后,但姐姐发起脾气
来,我就只能低着头挨训,跑都不敢跑,每次都是妈妈来哄姐姐才行,后来我才
明白,不光我,家里人没有人不怕姐姐发脾气的。所以现在姐姐上了大学,对我
倒是温柔了许多,但每次看到姐姐皱眉头我还是有些心里打怵。

  小启作为最小的,从小没少被我欺负,因为那时候就能打得过他,后来到了
小学,我虽然打不过他,但他还不敢还手,不过到了初中他就不怎么理我了,他
跟大哥话也少,也害怕姐姐,想想现在逮着我一个人欺负也没办法。

  我又多问了几句,但父亲兀自生气,说大哥不听话之类的,我看着父亲的样
子,也不知道大哥怎么了,想着缓和缓和,便给父亲倒了一杯茶,道:「爸,你
先别生气,等大哥回来再说,大哥回来必定是考虑好了的,等他回来你再好好听
他说说便是」。

  父亲又说了几句,自是没什么好话,我忽然觉得我此刻有点母亲的影子,摇
头笑笑。

  父亲穿着睡衣睡裤给我到了床上,习惯性的摸了摸我的屁股,感到我没穿内
裤,才一翻身道:「没事了?」

  我锤了父亲一下,父亲登时大喜,这阵子看来憋得不轻,他起身出了卧室,
我正有些发怔,就又看到父亲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我到了近处一看,是避孕
套。心里倒是安心不少。

  父亲站在床边脱了睡衣睡裤,我在灯光下看着父亲的身体,快五十的人了,
那微微的啤酒肚我倒是看过不少次,但父亲的皮肤倒是真白,这一点姐姐跟父亲
很像,不过姐姐的白要更让人想咬一口。父亲腿上的毛不少,看着黑了吧唧的,
父亲看我一直打量他,便笑着转向我,一下子把内裤脱了下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一下子拉着被子盖住了脸,其实我已经看哪了父亲的阴茎,
软着比小启的要黑要粗,主要是父亲的那两个睾丸,沉沉的挂在下面,跟个小鸡
蛋似的,我在被子里偷笑,心里却想着:「要被肏了,要被肏了,要被肏了……」

  父亲揭开被子,浑身赤裸着钻了进来,父亲倒是没把被子给掀了,反而也钻
进了被子里面,摸索着贴了上来,我仰面躺着,就感觉父亲在被子里一阵动弹,
便压倒了我的身上,我被父亲一百七十多斤的身子压在身上,登时有些憋闷。

  只是虽说隔着睡裙,我也能感到压在我小腹上的那条软绵绵的肉棒,也没怎
么着,我下面就流出水来,女人一旦开了荤,欲望并不比男人要小,我的身体便
是如此,经期一过,若是没这个环境和条件也就罢了,此时此地,被父亲一沾身
子就软了下来,下面一湿我的呻吟声接着就忍不住了。

  我轻声「嗯」了一声,父亲笑了笑,他下面顶了我一下,说道:「想爸爸的
宝贝了?」

  我俩都在被子里,黑着也看不清模样,我便也放开了心思,再说这一阵子跟
父亲共枕而眠,两人的关系也不用像以前那般顾忌了。便也说道:「还说我呢?
这两天憋坏了吧」。

  父亲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在小腹上那软软的肉棒似乎硬了一些,父亲似
乎觉得忧心不舒服,侧身躺到一边,但已经吻上了我的嘴唇,我说完话也有些脸
热,但也大起了胆子,热切的回应着,父亲跟我热吻有个爱好,便是不停地往我
嘴里送唾液,我情动之时自是照单全收。

  父亲的右手已经在我的身体上来来回回摸了一遍,下面早已泥泞,我正吻的
投入,忽然眼前一亮,父亲早已把被子给掀到一旁,我被父亲吻的五迷三道,父
亲却离开了我的嘴唇,我都能看到那一丝长长的粘液,父亲是要给我脱睡裙,我
自是乖乖的伸手方便父亲给我脱了下来。

  父亲把我的睡裙扔到一旁,此刻我就全身赤裸的呈现在父亲面前,我首先看
到的便是父亲胯下那半硬的肉棒,比小启的还要丑,但比小启的似乎要粗一些,
长短上看也差不多。父亲似乎发现我正在观瞧他的肉棒,便故意挺直了身子给我
观瞧,我一时间又有些害羞,忙转过头去。

  父亲又低下头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转过来,我此刻必然脸红不已,父亲轻
柔的吻了上来,父亲吻我从来不用力气,但我反而欲罢不能,没让他的舌头纠缠
两下我就伸手搂住父亲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父亲的手也没闲着,先是温柔的在我的胸膛上抚摸揉捏一番,等我的两个乳
头都挺立起来,他才把手往下面滑去,我早已屈起腿分开来,方便父亲的手指插
入,父亲先是四指并拢,整个贴在我的阴唇上揉搓起来,然后又伸出中指放到我
的阴唇之间来回摩擦起来,主要是我下面出了不少水,父亲的手指一会便湿透了。

  我被吻的迷糊,忽然阴道一阵收缩,鼻子里「嗯」的一声,父亲又插了进来,
我紧紧搂着父亲的脖子,不停地吸吮这父亲的舌头,父亲的手指已经慢慢的抽插
起来,等我刚适应那根手指,父亲又把无名指一起伸了进来,我一时被按到了G
点,一仰脖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父亲看我松开了胳膊,便伸出左手从我的脖子下面伸过来搂住了我的左肩,
下面一下一下的往里抠挖着,我一边呻吟着「嗯……嗯!啊!啊,嗯……」,一
边被父亲往上抬起,我正舒服的不知所以,也不知道父亲什么意思。

  但就听到父亲说:「小惠,看看」。

  原来父亲是要让我亲眼看看他是怎么指奸我的,我被父亲搂住肩膀,看着父
亲此刻的两根手指正在我的阴唇中出出进进,那种刺激感一下子就从我心中沸腾
起来了,我亲眼看着父亲的手指抽插着我的小穴,而父亲正在吻着我的肩膀和脖
子,我竟是舍不得一看自己的眼睛,父亲似乎能感受到我的激动,他的两根手指
慢慢加快了速度。

  我在父亲的手指下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这一会那种感觉就慢慢的起来了,
我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啊!啊……,啊,爸,受不了了,啊!嗯……啊!」

  父亲却根本不理会我,他也不再亲吻我,也在看着我正被他指奸的小穴,这
一下我更是冲动起来,脑门一热,那快感猛地袭来,「啊」的一声,下面竟然喷
出了一道小水柱,父亲抽出手来,一下子吻住了我的嘴唇,我浑身酸软,抽搐,
只能任他收拾……

  父亲离开了我的嘴唇,伸手来回抚摸着我的身体,我舒服的麻嗖嗖的,等着
身体高潮的余韵散去。

  等我缓过劲来,看到父亲正用手撑着头看着我,我还是有些害羞,但我胆子
却是比以往要大了,我伸手抓住他半硬的肉棒,仰着头笑道:「让你舒服舒服?」

  父亲似乎没看过我这样子,底下的肉棒一下子硬了起来,我刚撸动两下,父
亲翻身抱住了我,我手不舒服,便松开了,连腿都张开了,谁知道父亲并没有插
进去,而是抱着我又一翻身,让我翻到了他的上面,然后就听到父亲的话:「坐
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冰凌宇 金币 +12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20-10-16 14:12
8

TOP

这大哥马上就回来了    估计跟大哥又是一段逆缘    大哥当过兵   体力应该是最好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冰凌宇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0-17 12:36

TOP

好细致好性感的描写,皮都撸破了快,经典好文,期待更多肉的内容啊。。。。。。


最后会不会大哥转业回来也上了女主?父子女三人行或者四人行大联欢来一次????期待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冰凌宇 金币 +4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0-17 12:36

TOP

这篇文章的风格可以说是焕然一新,完全可以媲美白洁和光环,而且情节和心理描写都很温稳缓和,很接近生活,既紧张刺激又不显得突兀牵强,极有可能要成为文坛一支新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冰凌宇 金币 +4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0-17 21:21

TOP

大哥回来应该是盛宴的开始,然后有了真爱,继续偷情,偶然发现,绿帽奴,一家五六口幸福生活,啪啪啪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冰凌宇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0-17 21:21

TOP

看文中介绍,家族还有伯伯 叔叔  舅舅  姑父等长辈,女主一并拿下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冰凌宇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0-17 21:21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30 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