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禁忌之恋] 【融爱】第十二章(1)母子

36

【融爱】第十二章(1)母子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iiiooo111
2020年10月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101

  《融爱》第五季全新起航,并已经写完。母子爱恋再度升级,爱得真挚狂热,
柔情蜜意到终章!

              第十二章(1)

  「……行了,以后他们说啥,你就当笑话听,你要学会听反正话,知道吗?
咱们这样的职业啊,怀着一颗包容心是最重要了!毕竟病人家属也是有难处的,
天天都看见自己家一个病恹恹的人,谁能有个好心情啊?你的技术水平和职业素
养都不错,好好干,你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白衣天使的,天使嘛!那多纯洁神圣啊?
又岂是那些凡夫俗子可以比的?能触及咱们内心强大信念的?这些,都是经验之
谈,孩子,你以为姨在你这个年岁的时候,我的耳根子就那么清静啊?姨的这个
护士长啊,不知道挨过多少骂呢!只有在曾经吃过不寻常的苦,你才能在今后品
尝到别样特殊的甜,知道吗,孩子?」

  和颜悦色,循循善诱,脸上始终带着温厚慈和的神色,真的如天使一般的圣
洁,有着普度众生的大爱。

  提着一桶热乎乎的玉米粥,走到办公室门口,映入大男孩眼帘的,就是这样
的一幕。

  稳重内敛的护士长在给她的下属,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做着心理辅导,在
耐心地开解着她,又带着十足的关怀。

  妈妈侧着头,一缕宛如弯月的发丝从她洁白小巧的护士帽里遛了出来,松散
散地垂挂在额前,妈妈的大眼睛明亮而温情,正认认真真地注视着她面前的年轻
女孩,那里面,是一个上司对待自己的下属应有的关照,那也是一个长辈对她的
后生十足的关心,尽职尽责。

  妈妈在她的工作岗位,她认真对待一件事的态度真的好美,特别迷人。

  「现在的孩子啊,一个个的,都是娇生惯养!刚刚被人说两句就受不了,赶
紧跑我这里诉苦水来了!不过也是,现在这个时代这么好,才让你们这么幸福的,
从小哪受过别人的白眼和责骂啊?尤其是你们90后,那更是掉进蜜罐子里的宝
贝疙瘩,被宠得没治了,护士这一行哟,以后恐怕越来越没人愿意干了!」

  待小护士还眨着一双红红的泪眼走出了办公室,谢别了护士长,倪洁才扭了
扭脖子,舒缓了一下筋骨,半个多小时,就这么坐在办公桌前,又说了这么多的
话,她身子是有点乏了,又感到口干舌燥。

  她和儿子说着话,一杯飘着红枣枸杞的温水就及时地放到办公桌上,又推到
了自己的面前。

  微微一笑,带着欣慰和舒心,看看现在,母子俩是有多么默契,一个眼神,
一个举动,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和感受,是多么的心有灵犀。

  「你不是送你婶回家了吗?咋又折回来了?现在都几点了?还不回家睡觉!
明天还得早起去接你婶和妈妈下班呢!」倪洁双手捧着热乎乎的水杯,她抬起带
笑的眸子,问着宝贝儿。

  「晚上妈妈没吃饱吧?虽然妈妈没说,但我还是知道的,大米饭有点硬了,
妈妈不爱吃!是我的失误,所以啊,我怎么可能不管妈妈呢?」

  大男孩斜着眼睛,微笑地瞟着妈妈,一脸的「我就是妈妈肚子里的小蛔虫,
我已经知道了一切」的得意表情,而后他就麻利地拧开了保温桶,从里面取出来
一碗金黄软糯的大米粥,几颗黄嫩嫩的苞米粒还在光滑剔透的米汤上漂浮着,颗
颗饱满,让人一看就食欲大增。

  玉米冰糖粥,可是妈妈的最爱,她最为情有独钟的一样甜食。

  「你就这样宠着妈妈吧!看以后,你天天晚上这么喂妈妈,你把妈妈的肚腩
吃出来了,妈妈不跟你算账!哼!」

  粉嫩嫩的嘴唇已经俏皮地撅起,便有了一个讨喜又可爱的弧度,妈妈有样学
样,也是一脸地得意洋洋,用着同样的笑脸和表情回应着他。

  滑嫩的唇在妈妈毫无防备的状态中,就被儿子突然袭击了一下。

  妈妈竟然在跟他撒娇了!如此娇美、如此艳丽动人的妈妈,他又怎能放过?

  反应过来的倪洁也开始慢慢回吻儿子。母子俩亲吻着,大男孩并没有像做贼
似的马上离开,虽然这是在妈妈的办公室,但很是有先见之明的他,早就做好了
完善措施,就在刚才,在那个小护士妹妹前脚刚迈出门槛,他紧随其后,就把办
公室的房门反锁上了,因为又是母子二人共处一室,自己又面对着这么美的妈妈,
母子或调情,或嬉闹,或说说笑笑,他真保不准自己能做出什么来,不会有不想
让人看见的秘密举动,他男儿的冲动。

  这不,此时此景,就正好上演了他之前的设想,将他心中的渴望变为现实。

  在不同的地点吻妈妈,让母子亲密无处不在。

  这也是刚才,他婉拒了婶婶在她家里过夜,而又偷偷摸摸地回来找妈妈的理
由,两天了,自从自己的堂弟沈阔不慎摔伤了胳膊,造成了中度骨折,两天时间,
都是他和妈妈在跑前跑后的,在医院,有妈妈帮忙照看,在外面,他负责拉着婶
婶跑东跑西,拉着她去办各种手续,晚上还要送她回家,当然,有时也会在婶婶
家睡下,次日一大早又要早起忙碌,回家接妈妈来上班,懒觉都睡不上,可想而
知,自己马不停蹄地奔忙,他和妈妈也是聚少离多,四十多个小时,母子俩根本
就没有多少机会亲近,亲密地做着某些相爱互动。

  就比如现在,他终于又吻了妈妈,再次将迫切的想念之情变为了实际行动,
如愿以偿地品尝着妈妈的唇,同时,将自己的心意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了这个漂亮
女人。

  火热饥渴的嘴唇完全封堵上了妈妈,有力的按压和互动的承接,母子俩的双
唇,是没有一点缝隙,他们任由自己的唇舌在获取着彼此的气息和温度,那样用
力而贪婪地要着彼此。

  和儿子一样,想念他的情,同小火苗一般,不停地往上窜涌,使得倪洁火烧
火燎,她的心,在蒸腾着,不自觉地,她的双臂已经抬起,去轻柔地环住了儿子
的脖子,做着每个小女孩在热恋接吻中,都是会必不可少出现的亲密举动。

  面带娇羞,又微微地仰着头,唇瓣,让儿子吸裹了好半天,该适可而止了,
于是,她又做出了小女孩的举动,轻轻地推了推儿子,终止了这甜蜜的「突然袭
击」。

  儿子,这个年轻小男人还真的是大胆呢,在办公室里,就敢这样,毫无顾忌
地偷袭了自己,深情地吻了他妈妈!唇瓣依然烫烫的,又抬起明眸,羞答答地瞥
了一眼那张也是通红又帅气的脸,倪洁这样想,又不失一阵阵的窃喜,一阵阵的
兴奋感。

  「以后不许这样了!多危险啊,这毕竟是妈妈的办公室呢……」欲盖弥彰,
低头整理了一下洁白的护士服,在高耸圆润的胸脯上轻抚着,对于房门是一无所
知的倪洁说教着儿子,话语里,明显是带着底气不足,带着毫无说服力的软绵。

  「妈妈,你还欠我一次舒服呢,你什么时候还债啊,妈妈?如果不方便,现
在就给我个按揭支付也行,我很好说话的,妈妈!」

  鬓角松散垂落的发丝被一只大手轻柔地别到耳后,儿子,并没有离她多远,
他说话的气息,从口腔里呼出的灼热温度,依然是热烘烘地扑在她红艳艳的脸蛋
上,被扩张的毛细血孔吸收着。

  「坏宝贝儿,小讨债鬼!妈妈欠你什么了?你身上的哪一样不是妈妈给你的?
你还向妈妈要上东西了,哼,你真没良心!」可爱的鼻子头耸动了一下,倪洁清
亮亮地说,装糊涂。

  「哇!妈妈,你真的想赖账啊?做人嘛,开心就好啦!言出必行,有债就还,
岂不是让自己更轻松?妈妈,你的记忆力既然这么不好,那我就得给妈妈提示一
下了,比如说啊,在前天早上,一对相爱母子光溜溜地在暖烘烘的被窝里,他们
搂着抱着,妈妈暖暖的大屁股让儿子揉摸着,那胸前两个肉团啊,就在儿子胸脯
上蹭来蹭去的,妈妈你说,那个妈妈是有多诱人啊?而且呢,那个妈妈的小手就
放在某个地方,那个地方啊,可是……可是那个儿子的大宝贝呢,那热热硬硬的
感觉,真让妈妈着迷不已呀!那个妈妈啊,就挺着一对白嫩嫩的大奶子,在儿子
那个地方揉啊揉的,而且啊,还摸了儿子下面的蛋蛋了呢!那个早上啊,妈妈差
一点呢,就又……」

  「住口,不准再说下去了!」青葱般的手指伸了出来,狠狠地按住了那张看
似在信口开河,实则却是在实话实说的嘴。

  倪洁彻底羞得不行,就连按着儿子的手指也仿佛掉进了染缸里,一抹晕红是
那样明显,那样地不可隐藏。

  她没想到,那些镜头,那天早上所有的羞人画面,经儿子这个小色鬼口中说
出来,被他玩世不恭地叙述出来,会是如此地叫人听得入神,如此地叫人听得心
驰荡漾,以至于儿子都快说完了,听得专注而着迷的她,才是如梦方醒,并一脸
幽怨羞怒地打断了儿子,喝止了那色色的话题。

  之后,她当机立断,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将儿子拉了起来,离开了办公
桌,她推推搡搡,就将现在很讨厌的小坏蛋推到了门口,并下达了逐客令。

  「快走,快回家睡觉去!阔阔因为啥摔残了还没记性啊?不就是头一天在厂
子赶工没休息好,第二天才迷迷糊糊的,没注意,所以他才从操作台上掉下来的
吗?回家早点睡,别让妈妈操心!」

  随口说着,胡乱地编造了一个让母子俩可以暂时分开的理由,倪洁看着儿子
还没反应过来,并满是茫然的脸,便把他推出门外。

  可是第一次,她并没有轻松地打开门,不知何时,办公室的门竟然反锁上了。

  慌慌张张地开门,再关门,终于让母子二人的脸有了一门之隔,有了看不见
的距离,倪洁挺着已然胀鼓鼓的奶子,任由傲人柔软的胸脯剧烈起伏着,她转身,
重重地靠在房门上,好半天,都难以平静。

  这可是办公室,是她堂堂一名护士长天天认真办公的地方,是她数十载兢兢
业业的见证之地,而刚才,自己就与儿子那般的不管不顾,动情湿吻,又说着色
情味儿十足的话题,不行不行!这太危险了!

  她赶走了儿子,也让自己冷静冷静。

  然而,自己这样做,几乎并不怎么奏效,因为,一阵阵的脑电波还在强烈地
刺激着她,让她春心波动,心神荡漾,一时间,怎么都压抑不住那如潮汹涌又羞
涩的温馨回忆,那真正地,感受着一个年轻男人在身边晨勃的情动瞬间。

  儿子,是因为他的性感美母发了情。

  自己,是因为睡在身边的儿子动了心。

  第一次,母子俩睡得那么香甜,倪洁悠悠苏醒,儿子瞅着她,脉脉含情,自
己也望着儿子,深情款款。

  一张床,一对赤裸裸的相爱母子,便是那时那刻,人世间最为幸福的见证,
最为美好的画面,无需言说,母子俩在那一刻,不约而同地认为。

  母子俩有着那样的想法,那是因为,他们正赤裸相拥着,臂间怀中,都是彼
此最亲最爱的身体,给予着的,都是双方最炙热的情感。

  而且,那在暖暖的日光照射下的被窝里,那两具赤条条一丝不挂的鲜美裸体,
只要稍稍一动,或者根本就是在无意识地轻微呼吸,那份柔滑、那份温暖与舒爽
都能被双方感受得清清楚楚,感知得真真切切,每一下,都带动着自身肉体的美
妙,给予对方的冲击,都让对方体会着和相爱之人同床共眠,相拥苏醒的幸福感,
绵绵不绝。

  那柔滑绵软的大肉团,即便是轻轻地呼吸,还是会带来那丰满乳肉的阵阵波
动,一上一下,软软起伏,在柔滑滑地擦蹭着那个小男人的胸膛,而连锁反应就
是,被窝里的那个中间的地方在迅速地蓬勃、变大,变得硬挺。

  其实可以想象,一个年轻男孩子,他那个东西在一瞬间就硬起来,男孩子控
制不住地晨勃本就是实属正常,只不过在那时那刻,在拥着他的光裸妈妈、大奶
母亲、那样滑嫩嫩的性感女人时,他是又得到一次很好的助攻,一次顶级的技能
加成而已。

  鸡巴,如此迅速地勃起!也是让女人尤为喜爱的。

  当然,再加上她母亲这个身份,儿子的表现那就让她为之自豪了。

  「睡得好吗,妈妈?」当时,儿子轻轻地问。

  她已经醒了,但没说话,原来,儿子都是知道的。

  还是不说话,是不好意思回答儿子,自己可是光溜溜的呢!

  但是,她下一个动作却比说着任何甜言蜜语,任何耳畔情话都要撩人,都要
勾动着儿子的注意力,儿子的触觉神经。

  暖烘烘的被窝里,滑溜溜的床单上,那柔软似绸缎一般光滑的身体微微地挪
动了一下,随之,那一堆的细腻和滑软便不可避免地擦蹭了一下对方的胸膛,一
下子,那动颤的温柔触感便让儿子好不舒爽了一番。

  不可抑止地,立竿见影,女人马上接收到了信号,自己饱满肥软的阴丘马上
被打击了一下,自己儿子那晨勃大大的鸡巴立刻弹跳了一下,在自己毛茸茸的胯
间调皮捣蛋着,极不老实。

  「妈妈,鸡巴硬了呢……」当时,他又呢喃了一句。

  儿子,为什么这样呢?为什么和她光光地在一起,就喜欢说那样粗俗淫荡的
话呢?

  「哼,妈妈才不管你呢,满口脏话的坏宝贝儿,妈妈不理你了!」又把脑袋
低了低,完全让那个小男人看不见了她的眉眼,完全缩在了那个小男人宽阔且热
热的胸膛上。

  女人滑软的唇瓣都贴敷在了儿子的皮肤上,就跟刚才,她的一对爆乳紧紧贴
腻着他一样,她瓮声瓮气,闷闷的语调尽是娇羞无限。

  「妈妈不管吗?不管吗?不管吗……」

  忽然间,那私密处的火热和坚硬的感觉更胜一筹,如滚滚洪流向她袭来,儿
子,居然捧起她肥白滑腻的屁股,那粗硕滚烫的肉茎就横放在她的双腿之间,她
凸起丰润的肉屄上,大幅度地摩擦了起来,随着他说话的频率,那根本不受控制
的调皮肉棒就在她两瓣腻软温热的阴唇上抖动着,比之先前,那样无意识地跳动,
那样无意识地轻触,是又增添了不止一倍的皮肉摩擦的力度。

  幸亏,儿子的大鸡巴是横放着的,幸亏,她的大腿是极为丰满的,故而,将
儿子的生殖器夹得还算紧实,若不然,就那几下力度不轻的抽送,那有意为之的
玩闹,女人,自己那个做妈妈的,她的城门非得被一下子攻克而失守了不可。

  那硬硬粗大的龟头就粘合着她的大阴唇,差一点,就戳开了她紧闭的肉缝,
就滑进了她水润的热屄当中。

  那一刻,母子性交只是一步之遥,只是一念之差。

  「别闹了!刚才多危险啊?」

  一声娇喝,从女人素来温柔的口中传出来,同时,回响在那温馨又暧昧的卧
室里,也立即,终止了被窝里的肆意顶送。

  女人仰起脸,上面已没有了含春与柔情,而是,一抹愠怒在那白净秀美的面
容上清晰可见,她瞪视着儿子,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明显的火气。

  前一夜的信任和依赖已一扫而空,她觉得儿子就是要趁虚而入,要假装不经
意间将她占有,要稀里糊涂地和他妈妈有了事实,摒弃了所有的情感交流,一步
到位,就要和她发生性行为!

  她是因为自己受到了明显的不尊重而恼怒不已。

  同时,也惊吓到了儿子,让他马上呆住了。

  「妈妈……对不起,我……我错了!妈妈,都是儿子不好,是儿子没有了分
寸!真对不起,妈妈!」

  一下子,那刚才还是欣喜欢闹的男孩就是一脸涨红,一脸羞愧,一脸的歉疚
和自责,他倏然便放开了妈妈白嫩暖暖的身子,又立即往床边挪动了一下,将母
子赤裸的身躯彻底分开,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足有半米。

  温暖的被窝里,是泾渭分明。

  相爱赤裸的母子,已划分了界限。

  儿子,已经完全低下了头,一眼也不敢看她,他嘴唇在轻轻地蠕动着,在无
声地相互交磨,紧抿着。倪洁静静地望着自己的孩子,她知道,那是儿子在受到
极大的委屈而又不想倾诉和申辩才会出现的无辜表情,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就像
他小时候明明不愿意去幼儿园,明明天天晚上都想跟妈妈睡觉,但是又怕对方不
高兴,因而他只好自己忍耐那样。

  这孩子,还真是没长大呢!

  或许,他就是没长大,就是在她身边那个小宝贝儿,才会有那样一时兴起的
行为,才会不管不顾地与她嬉闹一番,才会忘形地和她这个赤裸妈妈有着不分彼
此的玩乐之心,黏糊她、腻着她,那样没有顾忌地和他妈妈做出更亲密的举止,
即便不妥,即便不合时宜,但那些却真的出于他一个儿子最纯净剔透的本心,源
自他一个孩子最纯真的本意,他爱恋妈妈的本性。

  毕竟,在刚才,那距离,那灼烫硬物与腻软阴唇相触相磨的瞬间,被窝里,
是那样的肉欲无边,母子俩是那样性欲高涨,满满地,几欲喷薄,儿子,那时候
若是蓄意而为,早早有了打算,他侧躺着,只需将他的手放到胯间,装作不经意
地去摸他自己的鸡鸡,抑或假意地来抚弄她的屄,便可将粗大且发情的龟头调整
好角度,插进去,与自己坐实了母子乱伦,实现性交,他将不费吹灰之力,转瞬
即得,又何必那般的大费周章?又让自己看出了端倪,将他逮个正着?

  并且,那时那刻,儿子脸上的表情就是最好的佐证,他低着头,耷拉着嘴角,
儿子默不作声,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那明显,不是做贼心虚的躲闪,不是心事
败露的羞惭,觉得无地自容,而就是,单单纯纯的内疚与悔恨,他惹妈妈生气了,
所以内疚,他不应该有着那样狂放的行为,所以悔恨。

  看来,真的是自己错了,用多疑的心理去猜忌着儿子,又冤枉了她的好宝贝
儿,才让这纯良率真的孩子那般,那般的无措和惊慌。

  可见,她的心伤,她那道被别的男人撕得鲜血淋漓的伤口并没有完全愈合,
在关键的时候,还是会不可自控地被她拿出来,当成最后的盾牌,以疑神疑鬼的
思想,以及下意识的思维去设防所有的男人,那也当然包括了她最亲的儿子,也
不能排除和幸免。

  心伤,是最不可根除的疑难杂症。说不定几时便会旧病复发,大肆作祟。

  不过那时那刻,相比一块心病,最让她心疼的还是儿子,那个明明心无杂念,
却被她错怪和惊吓到的好孩子,她的好孩子。

  女人抿了抿干涩的嘴唇,而后,她就在被窝里挪动了一下白光光的身子凑向
儿子,张开双臂搂住了儿子的头,马上,她温热热的大奶子便感到了一阵沉稳的
起伏,一阵安安静静的呼吸,看来,儿子真的害怕了,即便她柔美的奶子又贴上
了他,又大大方方地给了他享受的福利,儿子也不为所动,没有再次逾越。

  抬起滑软温柔的手,去抚了抚儿子短短硬硬的头发,而后,女人的手便缓缓
下滑,温热热的掌心抚过儿子的眉毛,他挺翘的鼻梁,直到,他宽阔的肩膀,结
实的胳膊,最后,在被窝里,就摸到了儿子那只不安且老实的大手之上,没有看,
她的大拇指便钻进了儿子的手心里,贴着他的皮肤,来来回回,便轻柔地摩挲着
儿子掌心上的纹路。

  「妈妈,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知道错了,妈妈,对不起!」

  或许看见自己已经消气了,又主动去亲近他,女人就看见儿子率先就说了一
句,在向她道歉,言语间,是满满的诚心诚意,并对她做着保证,信誓旦旦。

  轻轻一笑,宛如春天柔和的日光,是能消融万物的温暖,随后,妈妈就很自
然地拿起儿子的那只手,手把手地,牵引着儿子来到她挺翘又饱胀的大肥乳上,
让他有力且干燥的大手都覆盖着那一坨绵软软的奶肉,妈妈要把最好的给他,给
他最好的补偿。

  大白喳完全被他摸在掌心里,儿子依然很安分,很是乖巧,那时候的儿子,
像极了他小时候,贴着妈妈,非要摸喳睡觉,撅着幼稚的小嘴,又不好意思直接
说出来,便将他一张脸憋得红红的,那副模样,还真是童趣又可爱呢。

  白嫩嫩的身子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再一次地,在卧室暖暖的气流当中,和那
个年轻男人赤裸相对了。

  雪腻丰美的奶子就那样堆挂在她的胸前,软软的两坨白肉,女人并不在意自
身的诱惑,柔柔顺顺的长发,就慵懒又随意地披散着,散落在圆润柔美的肩头,
飘散在胀挺细嫩的奶子上,光洁柔软的胴体,身子懒散地靠在床头,那一刻的自
己,让男人看了,是有怎样性犯罪的冲动,是怎样的把持不住。

  之后,她粉臂轻抬,微微地往外挪动了一下,便环住了儿子的整个上半身,
将裸裸的儿子都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抱着他,接着,她又抬起了另一边的手臂,
来托起儿子的大脑袋,将其又移动了一下,正好,儿子温热热的脸盘都贴在了她
肥软的乳肉上,沉重重地,将整个大脑袋都枕靠在她的奶子上。

  她完全没了前一夜小女人的姿态,在儿子怀里,贴腻着他,娇柔并且妩媚,
而又是变回了一个妈妈,一个有着理智,有着自己独立思想的稳重妈妈,一个成
熟女人。

  「儿子,刚才是不是吓坏了?不瞒你说,妈妈也好害怕呢!那种害怕啊,完
全是出自妈妈女人的本能,可能就是想自我保护吧?宝贝儿,妈妈也要跟你道歉,
对不起哦儿子,妈妈真的不是故意想对你那样的!」

  几根白玉般光滑的手指上下活动着,用指尖在摩挲着儿子干净的侧脸,在一
下下地爱抚着宝贝儿。

  「儿子,你能理解么?反正到现在,妈妈还是不能相信,咱们母子真的是上
床了!当然了,这个『上床』只是一个简单的词汇,是没有其他含义的,就像你
小时候和爸爸妈妈睡觉一样,但是……但是昨夜……昨夜咱们母子……」

  说到这里,而且还看着那样光不出溜的自己,就那么搂着同样赤条条的成年
儿子,一个会硬着鸡巴的年轻男孩就与她乳首相贴,刚才,就与她私处相蹭,女
人是实在说不下去了。

  没有含义,却是比任何含义都要使人疯狂,没做什么,只是睡觉,但的的确
确是什么都做了,成年人的游戏,那份裸身男女的肆意放纵,他们母子是一样也
没落下,统统身处在那欢愉的旋涡里面,任其沉陷。

  所以话说至此,她自己就先卡了壳,那些细枝末节,她一个母亲,自己就是
连回忆,都会觉得面红心跳,好一阵的羞意。

  抬起手,轻缓地撩拨一下鬓角的长发,又顺势搓了搓自己发烧烫热的脸,让
自己的心神平静下来。

                待续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夢 于 2020-10-19 09:16(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81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10-19 09:16
  • 逍遥夢 原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10-19 09:16
  • 逍遥夢 贡献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10-19 09:16
36

TOP

哇!感觉柔情蜜意的马上要攻略成功了呀…虽都是套路希望大佬能写出新意!给您一万个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0-19 09:16

TOP

倪洁妈妈总是那么地温柔而富有耐心,容貌秀丽,皮肤又特别地白,身材又那么地火爆性感,真是一个好女人啊,这样的女人怎能不让儿子动心呢?
现在母子间的接吻已经很自然了,妈妈也会主动回吻儿子,母子俩的感情与爱恋正在不断地升温啊,
看来妈妈对儿子的心理接受程度又进了一步了,还在工作的时候,竟然就在脑中不停地回味早上与儿子在一条被窝里,赤裸相拥的温馨又刺激的场景,毕竟,这是母子俩相爱以来,母子间第一次完全赤裸相拥而眠,第一次在看到儿子晨勃后给心爱的儿子喂奶,为儿子口交并吞精啊。怎能不让妈妈留恋并回味无穷呢?
话说儿子的定力真是太强了啊,母子俩都是赤条条的,妈妈的肉屄和儿子的鸡鸡都接触到一起了,差一点就插入了,面对如此美艳的母亲,竟能够生生地忍住,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了,
母子俩渐入佳境,禁忌的刺激越来越强了!作者大大加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逍遥夢 金币 +17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0-21 13:51

TOP

攻略应该快要成了

其实中间还可以加一段剧情,这样看起来更有激情

TOP

看着越来越刺激了,希望接下来还是那么好看

[ 本帖最后由 小伙巴 于 2020-10-26 16:31(GMT+8) 编辑 ]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30 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