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同人衍生] 【崩坏3-呆鹅的花嫁(NTR)】【作者:星辰塔的玛利亚】

4

【崩坏3-呆鹅的花嫁(NTR)】【作者:星辰塔的玛利亚】

作者:星辰塔的玛利亚
字数:7934


  「舰长,你又在垂头丧气了。」

  幽兰黛尔伸出手接过舰长刚刚脱下来的制服,反手挂在门口的晾衣架上。

  「哇,忙了一天,各种各样的事儿都有,要求还巨多,我要吐了。」红发舰
长径直走进房间趴到床上,脸埋在柔软的床单里,抱怨道,「话说呆鹅你也刚刚
出完任务回来吧,家务的事就交给家政机器人,你也来休息休息吧。」

  「没事,舰长,我不累,」幽兰黛尔走近,她因为回来的比舰长早,此时已
经换回了居家的衣服,金色头发披散在身后,好看的眸子里流露出爱意,显得娇
艳而明媚,说,「不如就让幽兰黛尔来帮舰长打起精神吧。」

  她轻轻帮舰长翻了个身,蹲下,解开了舰长的腰带,帮舰长褪下了制服的裤
子,露出舰长因为困乏而显得没什么精神的肉棒。

  不大也不小,没有包茎,形状也很普通。

  「啊,等等,呆鹅,」舰长有些慌乱也有些羞涩,连忙抓住正准备更进一步
的幽兰黛尔的肩膀,说,「我…我还没有洗澡,你要不先等等我,我洗个澡我们
再…」

  后面的话被幽兰黛尔制止,她对着舰长轻轻一笑,反手把自己的头发扎了个
马尾,认真地说:「舰长只要好好享受就好了,舰长的…黛尔很喜欢…」

  一只手温柔的托着坐在床上的舰长的阴囊,传递过来一种女孩子的手独有的
小巧纤细的温热的感觉,另一只手灵巧地扶起舰长还没硬起来的阴茎,低头,舌
尖轻触龟头。

  「啊~」舰长的身体一阵颤抖。

  「嘻嘻,感觉和舰长变得更亲近了。」幽兰黛尔脸颊蹭蹭舰长的阴茎,握住
阴茎的手手指指尖轻点龟头尖端,笑着说。

  「毕竟,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舰长羞涩地说。

  「是啊,所以现在就让舰长的未婚妻子,全力为舰长恢复精神吧,」幽兰黛
尔眯着眼露出幸福的表情,说,「还是说,我应该叫你『老公』呢?」

  「叫舰长就可以啦!」舰长捂着脸,羞涩地说。

  「是是是,我亲爱的舰长,」幽兰黛尔温柔地笑着说,「那么就来做舰长和
我都爱做的事吧…」

  幽兰黛尔解开自己的上衣,两只玉兔就这样蹦蹦跳跳地弹了出来,此时舰长
的阴茎已经有感觉慢慢地硬了起来,幽兰黛尔就用自己的乳沟夹住慢慢变得灼热
的肉棒,跪伏在地上,小嘴亲吻着舰长的龟头。

  「哇啊…怎么回事…好厉害…」舰长身体颤抖着仰起头,说,「呆鹅,我…
我可能要射了…」

  「不行,舰长可不能这么早投降哦。」幽兰黛尔停止了口交,轻握肉棒根部
,狡黠地说。

  「呃…嗯…不会的…」舰长脸憋成了红色,羞涩地说,「想要让呆鹅看看
,我身为男人成熟的一面…」

  「没问题啦,对我来说,舰长已经很帅啦…」

  「所以,接下来,就全部交给我吧,亲爱的?~」

  幽兰黛尔拿出一袋保险套撕开,手指撸动着将保险套往下,同时嘴巴也不甘
示弱地将戴着保险套的肉棒整个含住。

  「那个…今天应该可以无套吧…」

  「不行,」幽兰黛尔说,「人家还想多享受一下,两个人的甜蜜恩爱时光
,这样在做爱的时候也可以安心一点。」

  「而且,」自己的睡裤也早已经在刚才就脱下,幽兰黛尔跨坐在舰长腿上
,倚靠在舰长怀里,一只手伸到下面分开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小穴,轻轻磨蹭着舰
长的龟头,温柔地注视着舰长,问道,「应该可以吧??」

  舰长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他亲吻着幽兰黛尔,配合着幽兰黛尔娴熟地吻技
,寂寞了许久的小穴终于和心爱的人的肉棒结合,女武神的强健体魄让幽兰黛尔
扑倒了舰长,这时她拉开了舰长的上衣,指甲轻轻摩擦舰长的乳头。

  「舰长很喜欢被玩弄这里呢?~」幽兰黛尔喘息着说,「耳垂也很敏感哦。」

  「呆…呆鹅…我…我爱你?…」舰长含糊不清地说。

  「舰长,黛尔也爱你?…」幽兰黛尔在舰长耳边轻轻的呢喃。

  做爱是配合,她喘息,撩拨,娴熟地玩弄着舰长的情欲,终于,两个人一起
来到了高潮。

  「呼呜呜…射…射出来了…」舰长头埋在幽兰黛尔的胸口,闷闷地说。

  「很好?,舰长你真棒?。」幽兰黛尔笑着安慰道。

  「因为呆鹅里面实在是太舒服了…」舰长羞涩地说,抱怨道。

  「没关系啦,这代表我们两个之间很适合嘛,我刚刚也很舒服啊。」

  两个人分开,幽兰黛尔取下舰长肉棒上的套套,伸手接住舰长肉棒上剩余的
一点点残精,轻轻撸动着舰长稍显软化的肉棒,说,「等我们结婚了,舰长,我
们要个孩子吧。」

  「我…我就算是现在也没问题的…」

  「等结婚之后,」幽兰黛尔俯下身,在舰长的两腿之间,舌尖拨弄着舰长的
肉棒,含混不清地说,「在那之前,要好好珍惜两个人的时光?。」

  手掌托着阴囊,深深地深喉,然后将再次射出的精液全部咽下。

  「所以,舰长,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哦?。」

  …

  「所以,我说,女武神小姐,那个送你过来的人就是你在国服选择的伴侣吗?
恕我直言,你们之间看起来并不是多么合适,毕竟,你的气质…我是说,看起来
这样高贵,而他甚至不被允许参加这次庆祝的活动。」

  酒店里,金发的身材魁梧的外国中年人舰长和已经换上了一身兔女郎装的幽
兰黛尔并排坐在沙发上,活动的宴会上,世界各地的舰长们和穿着幽兰黛尔同款
兔女郎陪酒的女武神们有说有笑,莺莺燕燕,举杯换盏,好不热闹。

  「还是说,你是觉得伺候我们外服舰长太过辛苦,所以回到国服找了一个兢
兢业业把你们当公主供着的氪金母猪,说几句甜言蜜语,就能用上最好的装备
,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即使冷着脸也能受到绝大部分人的追捧和崇拜?啧,我要
是个女的,我也想到你们国服当个女武神享受享受。」

  金发中年舰长毛绒绒的手轻轻挂蹭着坐在一边有些拘谨的幽兰黛尔的胳膊
,直到兔女郎装裸露的肩膀,直到脸颊。

  幽兰黛尔露出厌恶地表情。

  「你应该还记得吧,之前在我的舰上,」金发中年舰长说,复而重复道,
「不,不会那么简单就忘记的。」

  「没想到还有机会和你一起喝酒,」他说,「你当年出走的时候不告而别
,后来我才知道你去了国服,如果没有这次你的上司办的活动,或许我们都不会
再见面。」

  「你要对他说吗?我们的事。」幽兰黛尔问。

  「不不不…我觉得这样很没有意思,」金发中年舰长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
幽兰黛尔,说,「我们之前做了几次?十几次?几十次?但我对我的现状非常满
意,那个白头发的小姑娘虽然嘴硬,但每次都放的很开,黑发的樱花妹虽然笨了
点,但也愿意好好学,即使她们的天赋都比你差一点,但我现在也不是非你不可。」

  「只是每次看她们笨手笨脚连个口交都做不好的样子,心烦的时候,总还会
想起你。」金发中年舰长毛绒绒的大手抚摸着幽兰黛尔的脸颊,大拇指划过她涂
了淡淡口红的嘴唇。

  「和我做一次吧,」他一把拉过幽兰黛尔,双手伸进兔女郎服的胸前,抚摸
上了那一对玉兔,「那两个小姑娘还笨手笨脚的完全比不上你,所以我憋了很久
,你好好伺候我一次,和我做,我就放过你。」

  「喂…等等!你…」幽兰黛尔抵抗。

  「只要你陪我一整晚的话,我就放过你,我还是做我国际服的舰长,你去你
的国服结婚,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认识你…」

  「今晚你就像以前那样子来安慰我,可以吧?」金发中年舰长的手渐渐下移。

  幽兰黛尔拳头捏紧又放松,反复几次,终于表情还是松动,说:「找个安静
点的地方吧。」

  …

  一间安静的包间内,幽兰黛尔坐在沙发上,脑袋别过去不看身前的金发中年
舰长。

  裆部特意设计的扣子已经被打开,那里的丝袜也被撕破。

  金发中年舰长两只毛绒绒的大手撑开幽兰黛尔的小穴,那里,为了迎合国服
舰长的审美,甚至毛毛都被挂了个干净,变成了白虎。

  「啧,什么癖好,」金发中年舰长说,「毛发多了荷尔蒙的味道才浓郁,也
只有没见过世面的处男才喜欢刮掉这种东西,明明之前女武神小姐的那里女人味
很浓郁。」

  「你每次喝完酒,擦小便的时候总是擦不干净。」金发中年舰长说着,手指
撑开幽兰黛尔的小穴直接舔了进去。

  幽兰黛尔身体过电轻颤,呼吸微促,脸色绯红,轻咬手指,说:「那个…今
天的衣服很闷,流了许多汗,还有…那个…小…小便,你不觉得臭吗?」

  金发中年舰长不说话,脸埋在幽兰黛尔的身下,发出「吡嗞吡嗞」的声音
,舌尖灵活地动着,舔舐过小穴和阴蒂的各个角落。

  「嗯呼呼…真的好臭哦?,这种黏哒哒又闷热地酸甜味道,就是很想要做爱
的发情表现哦,不过,只是被舔上去就雀跃成这个样子的小穴,难道他不会为你
口交吗?」间隙,金发中年舰长掰开幽兰黛尔的双腿,抬起头问道。

  「啊?~等等…呼哈…怎么会…呼哈…不要…舔那里?…」

  刚想辩解两句的幽兰黛尔被突然伸进小穴里的灵活舌头打断,舌尖灵活地刺
激着小穴肉壁上的敏感点,使得幽兰黛尔身体不由自主地后仰,手却被金发中年
舰长五指扣住。

  他的嘴巴在小穴上忙碌地工作着,发出了「啾噜噜啾噜噜·」地声音。

  「啊?~不行!」

  虽然很想一脚踢开他,但双腿却不由自主地打开了。

  「唔?~」

  「你的叫声好可爱,」金发中年舰长起身,做到幽兰黛尔的身侧,毛绒绒的
大手隔着丝袜抚摸着幽兰黛尔的大腿内侧,在她耳边说,「身体真敏感,看来忍
耐很久的不只是我一个啊。」

  「真可惜,」幽兰黛尔平复了身体的躁动,轻笑着在金发舰长的耳边厮磨道
,「做爱的话,我跟亲爱的明天都有做…」

  「他跟大叔你不一样,十分温柔体贴,懂得怎么照顾女孩子…」

  「嗯…温柔吗?」金发舰长粗糙地手指伸进幽兰黛尔已经湿润的小穴,在她
耳边说,「我的确是没有那个小男孩那么温柔啦。」

  手指在小穴里灵活地扣弄着,他在幽兰黛尔的耳边问道:「来吧,说说看
,我的技巧怎么样呢?」

  【手指…好粗…我最敏感的部位,他竟然还记得…】幽兰黛尔抿着唇仰着头
不说话,眼角见泪,身体却在微微迎合着颤抖,一条腿不由自主地被金发中年舰
长抬起,心中暗道,【这种感觉,好久都没…啊~不好…我要洩了!】但是小穴
里的手指突然停了。

  「咦?什么?」身体上已经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喘息着的幽兰黛尔不由自主
地看向金发中年舰长不再扣弄的手指,表情管理略微失控。

  「呼,有点累了啊,」金发中年舰长说道,「大叔我已经是个中年人了,已
经不年轻了。」

  「怎么样,我的体力是不是变差了啊。」

  「说…说的也是…」幽兰黛尔别扭地撇过头去。

  他绝对是故意做到一半的…心中这么想着。

  「是吗?」金发中年舰长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那根熟悉的肉棒,明明要
比国服舰长大一号的肉棒却还在半包着茎,仅仅只有一部分龟头露在外面,此时
狰狞地挺立着,暴露出青筋和血管,「那么这边也来确认一下吧,不只是硬度
,射精量也要确认一下哦。」

  肉棒头部在小穴口摩擦着,每次都只是试探一段距离后便抽出,迟迟不肯进
入,似乎在等待着邀请。

  这可苦了幽兰黛尔,身体每次颤抖着等待进入都无功而返,准备好了的小穴
仿佛在发出寂寞的哭泣声,急躁的情绪几乎要冲垮她的理智让她难看地自己挺动
腰部。

  【不要再装模作样了,快点!】内心发出这样的悲鸣。

  终于,男人的手抓住了她的腿肘,她记得很清楚,这是他开始冲刺前的习惯
性动作,终于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内心怵然一惊,理智让她按捺下小穴的寂寞阻
止了男人。

  「等一下…求求你先带套吧。」

  「哦哦…抱歉抱歉…」男人反应过来,起身去翻找。

  【至少…振作一点,总不能做无套…】「我记得,我们可是好久没做过那个
了。」男人从包里找到了备用的保险套,转过来,大拇指轻触幽兰黛尔的嘴唇
,示意道。

  「我可没觉得有什么怀念的。」反应过来的幽兰黛尔冷淡道。

  「有什么关系啦,而且…」他将保险套包装直接递到幽兰黛尔嘴边等她咬住
,然后正过身子面对着她,挺起自己的肉棒,得意地说,「能够全部含住我的肉
棒的人也只有幽兰黛尔小姐你一个人而已。」

  幽兰黛尔俯下身子,素手扶住肉棒的根部,刚把脸抽过去耸了耸鼻子就闻到
一股浓烈的味道。

  【没什么…这个粗大肉棒反正已经含过许多次了…但总觉得…味道要比以前
还要强烈…】嘴巴吻住男人的肉棒顶部,舌尖就灵活地旋转,轻车熟路地在口腔
内剥下男人的包茎,卷走那些积攒的污垢和刚刚流出的先走汁,然后将男人暴露
出来的龟头整个含进嘴里浸润了唾液,强烈的气味撩拨了她的情欲,让她反而有
些渴求这股味道。

  然后撕开套套的包装,将套套吸进口中只留外沿在嘴巴外面,然后连带着套
套含住男人的肉棒一点一点地将阴茎整根往嘴巴里面送。

  「噢~真是充满爱情的口交,」中年男人赞许地看着幽兰黛尔在他的身下努
力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说,「这就是我的调教成果吧,还记得当年你刚入
职的时候是个青涩的女孩子,第一次主动做深喉的时候难受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那位同僚应该很喜欢吧,有你这么以为温婉贤淑肯在床上迁就对方的未
婚妻,他真的是太幸福了。」

  「少罗嗦!」整个含进去还是有点勉强,毕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做过这么
深的深喉了,吐出完整地戴上了套套的肉棒,幽兰黛尔难得的被呛出了眼泪。

  「谢谢你,那么我们继续做吧。」

  男人毛绒绒的大手抚摸着幽兰黛尔的脸颊,反手把她压在了床上,含住了她
已经挺立起来的乳头。

  「姑且先问你一下,其实平素我们国际服舰长和国服舰长井水不犯河水,基
本上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所以其实你直接离开应该也是可以的…我也犯不着
跑那么远去花那么大精力找一位初出茅庐的小舰长…」肉棒在等待了许久的穴口
来来回回地摩擦,金发中年舰长不紧不慢地说,「至于今天高层下达的任务什么
的,虽然不至于被弹劾,但那点处罚对于你这样优秀的女武神也不是不能接受
,只是可能会传到你的舰长耳边…」

  「怎么样,你想停手吗?」金发中年舰长问道。

  「别管了,快点插进来啦!」幽兰黛尔别过头去,羞涩地喊道。

  「很好很好,看来你是快忍不住了,」金发中年舰长又一次抓住了幽兰黛尔
弯曲起来的腿弯,两手微分,对准了她湿漉漉的小穴,「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随后是重重地冲刺,戴着套套的粗壮肉棒在幽兰黛尔紧致地小穴里面长驱直
入,分开了一层层敏感的肉壁褶皱,挺进国服舰长从没有进入过的深处。

  「啊!?啊?啊?~」自从到了国服之后幽兰黛尔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面
部管理一时间竟然有一点失控,露出柔媚地表情呻吟着。

  「喔喔!被吸进去了!我的肉棒一口气全部插进去了?~」

  「嗯?~唔?~嗯?~」

  「还是一样真的好舒服哦?,幽兰黛尔的花心小洞洞真的太舒服了?。」

  「啊?~啊?~唔?——」

  「爱液流出来了,还牵着丝呢,快看快看…」

  幽兰黛尔抿着唇,拼命想要抑制住那已经很大声的呻吟声。

  【身…身体居然还记得他的肉棒…啊?~真讨厌…身体比脑袋先做出反应了?
…】「你一定觉得很舒服吧?果然已经忍耐很久了~」

  肉棒抽出,然后又重重地插入。

  「来吧,到底怎么样?快点说出来啊,和那个毛头小鬼比如何啊?我是不是
没有他温柔体贴啊?」

  「不要管那种事了!请你快点射精吧!」幽兰黛尔喊道。

  「呵呵,你还真倔强。」

  金发中年舰长把幽兰黛尔翻了个身,抽出的肉棒顺势脱掉了刚刚戴上的套套
,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幽兰黛尔的侍奉。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由你来让我射精吧,拜托你了。」

  【不行…我要趁脑袋还清醒时,快点结束掉这一切…】这么想着的幽兰黛尔
,素手摸到了身后男人没有戴套套的肉棒。

  【可恶,这个臭大叔!竟然脱掉了保险套…】「嗯?你是什么了?」看到幽
兰黛尔僵住的动作,金发中年舰长明知故问道。

  可恶!可恶!可恶!

  虽然在心中使劲骂着这个男人,但小穴确实已经寂寞到无法忍受了,勉强对
准地方齐根吞没了男人的肉棒,腰部就跟过电一样一软,差点整个人瘫倒在了地
上。

  「怎么样?不用客气,尽管使用吧。」男人大手抚摸着幽兰黛尔的翘臀,并
不主动出击。

  「来啊,如果不自己扭腰的话,无论多久都不会结束哦?」

  这时女武神的身体素质就提现了出来,幽兰黛尔一下一下地摩擦,力气比刚
刚的男人并没有小多少。

  「唔啊?~啊?~嗯?~」

  【不只是身体而已…连脑袋都要融化了?~】这时男人扶起了幽兰黛尔的身
体,抓住了她的胳膊让她从跪趴在沙发前面变成了站立的姿势。

  独特的姿势让一些国服舰长从未照顾过的敏感点被狠狠刺激,站立的姿势让
她能隔着包间的门看见外面大厅里那些莺莺燕燕还在陪酒的熟悉的女武神,背德
感和被冲刺到更深的位置不禁让她发出了求饶的声音。

  「求求你…请你等一下…」

  「啊?~不是…等等…唔?~」

  「里面好像已经准备好了,那么…」

  「啊唔?!」

  幽兰黛尔发出了三分痛意,七分快慰的呻吟。

  身体里面,龟头已经顶进了子宫内部。

  「是不是很怀念呢?别的男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不会!快拔出来!要洩了?~啊?~」

  【不要…不要让我高潮…如果再次用子宫高潮的话…舰长…】「唔唔,变得
好紧,真是让人受不了…」男人从背后捂住了幽兰黛尔的嘴巴,强壮的身体以把
尿的姿势抱起了她。

  「害我差一点就射出来了,国服的舰长真是太可怜了。」

  「他应该还没有看过吧,未婚妻这种淫荡的模样。」

  「啊啊?~唔啊?~」

  「为什么你没有告诉他呢?」

  「噫啊?~唔啊?~」

  「你的身体受过这么多调教,只要子宫这里被肉棒插进去,马上就要高潮了。」

  「我告诉过他了?,可是…舰长的肉棒,完全碰不到里面啦?~」

  「呼——?啊——?呼——?呼——?~」

  幽兰黛尔瘫软在金发外国男人怀里,融化一般的表情是国服舰长从来没有见
过的娇艳,流着泪,哭泣着渴求着。

  这时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男人明显还有余裕,拿起手机一看,刺眼的
亲爱的三个大字和红发舰长头像都说明了来电话的是谁。

  「不…不要?~」

  「女武神可不能因为工作上的事就冷落了家庭啊。」

  男人按下了接听键,放在了幽兰黛尔的耳边。

  「喂?亲爱的?~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啊,倒是没什么,只是呆鹅你工作到这么晚,我有点担心,就打个电话来
问问。」

  「没、没有啦?~因为觉得亲爱的在休息,就没有再打扰你…」

  【咦?不会吧…他在想什么啊?】【啊?~真是的,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硬
啦!】「啊,抱歉抱歉,可能是因为今天工作比较多,白天来不及…所以晚上就
比较想你…」

  「安心啦?~舰长?~只是…只是一次国际服单独开的活动而已?~还算…
算不上加班啦?~啊唔?~」

  「怎么了?呆鹅你没事吧?怎么喘的这么厉害啊?」

  「没…没事…只是刚刚突然崴到脚了…唔?~没什么大事啦,准备活动帮忙
搬了点东西…」

  「啊,是这样吗?那要好好注意休息啊,吓死我了…」

  「对不起,舰长?~让你担心了?~」

  「啊,对了,呆鹅,明天国服就要出婚纱了,我已经预购好啦,你可一定要
穿给我看啊。」

  「谢谢舰长?~我很喜欢?~」

  「那你早点休息啊,我就先挂了,爱你呦,么么~」

  「我?也?爱?你?~舰?长?~唔啊啊啊?~」

  男人在幽兰黛尔高潮到来的失神呻吟出来前就掐断了电话,腰部一挺一挺
,大量灼热的浓稠精液被射进了已经准备好了的子宫里面。

  「好热哦,」男人在幽兰黛尔耳边说,「你们的爱情传到我的肉棒上,真的
要热昏头了。」

  肉棒被拔出,余精还在一股股的冒出,被射在了瘫倒在地上的幽兰黛尔身上。

  「呼啊?~呼啊?~呼啊?~」幽兰黛尔喘息着。

  「真是令人受不了,无论做几次,你的身体都是这么迷人。」男人拥吻幽兰
黛尔,揉着她的胸部。

  「虽然很对不起我的那位国服同僚,你的子宫就先让我使用吧,」男人笑着
说,「如果我的小孩比他的受孕的更早那就只能说声抱歉了,天命的打胎技术可
是一流的呢,隔壁的那位守护者可是已经和一位黑人小哥打了三次胎了呢。」

  「这就已经投降了吗?今夜…可还很漫长啊?。」

  …

  「呆鹅,你穿婚纱真好看!」

  「只是好可惜啊,今天不是安全期,不能和呆鹅亲热…」

  「是啊…」幽兰黛尔说,并紧了双腿,婚纱下,一个小塞子塞满了小穴里国
际服外国舰长的白浊。

  「如果能用这个塞子把我的精液留到明天晚上,再次注满你的子宫、也不是
不可以。」

  「不可以和你的未婚夫亲热哦~这是命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长门有希 金币 +7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21-4-6 16:44
4

TOP

又是一篇紧随时事,吃瓜党这几天都吃撑了,也不知道米哈游最后怎么处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长门有希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1-4-7 23:36

TOP

难受啊!虽然现在我早就不玩崩坏三了,可是还是被策划给恶心坏了,只是可惜了我喜欢的那些角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长门有希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21-4-8 11:30

TOP

崩壞中的女角色都很有特色呀
可惜遊戲越來越無聊了
只能看看文章來懷念一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长门有希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1-4-8 11:31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4-21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