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意淫强奸] 【欲望的黑蟒:协议】(16-17)【作者:Sameprice】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22-1-19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7

【欲望的黑蟒:协议】(16-17)【作者:Sameprice】

作者:Sameprice
字数:102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欲望的黑蟒:协议(第16幕)

  16.二度失身

  辛沐雪居然会背着丈夫干出那有违道德准则的出轨之事,而看她乐在其中的
欢爱神情,与隆成元一的偷情关系似乎还持续过好长一段时间。对于这一点,辛
凌燕怎样都无法接受。要知道,在她对自己姐姐的认知里,后者一直都是那般得
端庄优雅且意志坚定,断然不会干出任何屈从于本能欲望且出卖肉体的放荡之事,
更不用说其出轨的缘由仅仅是偷情对象的下面长得很大而已,所以一定是对方施
加什么了什么邪法……

  于是再三考量之下,辛凌燕终于鼓起勇气并主动找上隆成元一。且在她那看
似盛气凌人的质问之下,后者算是不加隐瞒地盘托出他本人是怎样与辛沐雪走上
肉体欢好之路的。而有意思的是,每当这位气定神闲的黑色男子谈到自己与对方
姐姐的淫斐床事之时,不仅没有避重就轻地简单略过,反而还绘声绘色地添油加
醋一番,直把眼前的黑发丽人羞得面红耳赤一番。

  到了最后,迎着辛凌燕的震惊目光,隆成元一更是稳坐钓鱼台之势地犹然说
道:「我这人对性爱的需求一向旺盛不已,加上你姐姐又是位胸大臀翘的闷骚人
妻,在怀上身孕之后,更是平添一份孕妇才独有的母性魅力,所以要我克制住自
己对她的欲望,且放弃将她收为雌奴的想法,想来是不可能的了……」

  「休想对我姐继续下手!」

  满面怒火的瞬间,辛凌燕就像具彻底点燃爆炸的火药桶一般,赫然毫无征兆
地向隆成元一隔空挥出一记无比锋利的手刀。

  「当然啦,如果你不想看到我继续上你的姐姐话,也可以主动成为侍奉我的
雌奴,以此来满足我的旺盛性欲。」

  隆成元一挑衅般地说着,继而毫不费力地侧身避开辛凌燕的猛烈攻击,还不
忘用不以为然的轻蔑目光回击起对方。就好比在这位胸有成竹的光头雄性看来,
修为不俗的辛沐雪之妹,无非只是个任由他采摘的战利品而已。

  「口出狂言!」

  话到此处,但见辛凌燕的后续攻势更显凌厉锋锐之意。至于她的一对暗褐红
色的丹凤明眸,则已然罕见流露出一股震慑味十足的森然杀意。

  这一次,隆成元一不再在言语上予以任何回应,反而在轻描淡写的微微一笑
间,同样选择以拳脚功夫予以回击。就如同于上一次的较劲,他打算先用堂堂正
正的战斗将辛凌燕制服,然后再动用其尺寸雄伟的大黑鸡巴,从而将这位不知天
高的对手彻底征服。

  由于这又是场私人会面,所以辛凌燕与隆成元一不仅没有对他人透露此事,
还将双方交涉的地点定在了望曦城外的一处荒山野岭里。于是乎,在这个人迹罕
至的地点,但见一对身影难辨的男女,正你来我往地进行着一场异常激烈的战斗。
交锋中,两人在激起阵阵被扬足有到数十米之高的飞沙走石之余,更是将附近的
不少飞禽走兽吓跑。然而仅仅十余个回合之后,辛沐雪之妹便渐感吃力,越来越
难于招架黑色男子的接连反扑。此外,心怀不祥之感的她,也隐隐感觉到对方似
有股用不完的强悍力量……

  「辛凌燕,千万不要惊讶我的力量为何已然成长到这般地步。要知道,你姐
姐辛沐雪的灵能修为异常深厚不说,不仅始终在我之上,更在你之上。自然而然,
曾与她进行过肉体双修的我,自是从中受益匪浅。当然啦,肉体双修这种行为对
你姐姐本人,还有她腹中胎儿实则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否则得话,你姐姐那天才
不会仅仅出于肉体上的需求,继而主动选择恢复与我的肉体关系。」

  话到此处,隆成元一不慌不忙地用左手架住辛凌燕的右边手刀,然后抓住其
来不及收招的破绽空档,旋即以浑厚粗糙的左掌拍击在对方的右肩上,以此将心
有不忿的英姿佳人轻松击退。

  虽是占据上风,可隆成元一接下来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气定神闲地说道:
「辛凌燕,如果你不想再看到我搞你的姐姐,也不是说不可以。只需你在私斗中
堂堂正正地打败我……抑或是在我面前主动脱光全身衣服,且用你的丰乳蜜穴来
满足我的欲望,说不定我就会对你的姐姐就此罢手喔。」

  如同于与辛凌燕的上次私下会面一般,隆成元一这次的着装依然为一身剪裁
有致的黑色男式西装。而有意思的是,如此之再正式不过的端庄套装,配上他本
人此时胸有成竹式的谈吐说辞,居然令到这位血气方刚的年轻雄性毫不费力地流
露出一番绅士派头。

  「放心,我这次自会堂堂正正地将你打败,继而断了你与我姐姐间的肉体关
系。」辛凌燕身形略有不稳地止住自己的后退之势,羞愤不已地继续说道,「至
于想要我主动献身侍奉,某个人更是痴心妄想……」

  像是真得在下某种最后通牒似的,但见辛凌燕顿时一跃而起至数十米之高的
半空,且接着地球重力的作用而向着隆成元一猛攻而来。或许考虑到今天会与会
面对象有动手的可能,今天的辛沐雪之妹,居然给自己挑选了套干练意味十足的
豹纹上衣半裙。

  单论尺度而言,辛凌燕的这身着装与情趣裸露一词可谓完全挨不上边,其绣
刺在上的显眼黑色豹纹,更是平添了一份给宵小之徒的警告色彩。可不知为何的
是,当这套上衣半裙真得被穿戴在这位绝色佳人身上之时,却又让后者隐约悦动
着股诱人征服的野性之意。

  与此同时,战斗的局势已是惊变陡生,未等辛凌燕完全反应过来,隆成元一
的一记右手下勾拳已然在不知什么时候起正中起她的小腹处了。就这样,迎着对
手瞳孔略有外扩的美丽明眸,黑色男子也是话中有话地说道:「你说得对,某个
人确实是痴心妄想。只可惜的是,这个人不是我,而是你罢了。」

  在这之后,伴随着隆成元一缓慢沉稳地收回了缠绕着血红魔气的右拳,但见
辛凌燕旋即心有不甘地倒在了对方的宽厚怀抱里,从而为这场看似虎头蛇尾的战
斗降下了帷幕。可实际上,黑色男子先前的那直白一拳并不简单,其蕴含的后劲
势头浑厚深沉不说,还夹杂那种难以察觉的诡异魔气,所以自是能起到出奇制胜
的效果。

  虽说隆成元一这次的胜利脱不开有运气的成分。可不管怎样,辛凌燕还是二
度败于他之手。既然是落败,那么落败者就得随时做好被胜利者任意处置的心里
准备。对于战败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此时双眼闭目的黑发丽人到底是否知晓,或
许只有她本人才清楚。不过作为胜利者的隆成胜武之子,倒是甚为清楚自己对战
利品的权力到底有哪些,所以他在怀抱着昏迷不醒的对手之余,更是嘴角带笑地
流露出不加掩饰的贪婪之色。

  睁开有所迷茫的丹凤美目,继而从模糊不清的昏迷中苏醒过来,待辛凌燕瞬
间理清思绪之后,便已然发觉自己虽然衣着完整,可其手脚上的腕关部位已被由
虚空深处的四条灵能锁链给牢牢拴住,从而被强制性摆出一副阶下囚式的受困姿
态。

  受困的姿态虽谈不上不雅观,但还算没有过多地触及到辛凌燕的底线。不过
叫她真正难以接受的,倒是那位不久前在战斗中堂堂正正击败自己的对手,即隆
成元一,此时正似笑非笑地站在自己面前,其一对金褐色的深沉眼睛,还堂而皇
之地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欲望之意。

  「隆成元一,把我放了!听到没,还不快把我给放了!」

  感受着隆成元一那不怀好意的得意眼神,辛凌燕不仅大声叫嚷道,还立马用
力扯了束缚着自己四肢的灵能锁链,力从中图挣脱出来,不过却是收效甚微。也
难怪会出档子事,因为她自昏迷被擒之后,其一身算是深厚的灵能便被对方牢牢
锁住,致使难以被动用,所以自是感到全身乏力且难以有所作为。

  「辛凌燕,你既然已经二度败于我之手,就更加没有资格向我提条件。而且
事到如今,难道你就真得没有考虑过……用你的性感肉体来满足够我的需求,以
此来换取我主动与你姐姐辛沐雪结束肉体关系的这条建议?」

  当着辛凌燕的面,隆成元一赫然慢条斯理地脱去了身上的西装外套。前者见
罢,顿时惊慌失措地二度扯拉起束缚自身四肢的灵能锁链,可依然徒劳无功。此
外,她虽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地点是为何处,但也察觉得出这间不含窗户的灰白房
间绝非普通的密室。

  不消一会儿,隆成元一已当着辛凌燕之面脱去了最后的遮体衣物,只见他在
豪迈有加地展露着一身菱角分明的健硕雄躯之余,其矗立在自己强劲胯间的黑色
巨塔,更是以一柱擎天的高昂势头耸立着,犹若散发着股整装待发的出征架势。
辛沐雪之妹见罢,顿时双颊绯红地将面庞转到一边。不知为何,她仿若觉得黑色
男子的粗黑巨阳似拥有着某种难以言明的魔力,尤其那种巨伟尺寸所带来的巅峰
性视觉冲击,总能有意无意间在自己的脑海里勾起某些羞人难堪的过往……

  与此同时,隆成元一已然大步流星地来到了辛凌燕的身后,并将等候些许的
黑色大手伸向了其豹纹上衣半裙的腰带。就这样,伴随着一阵有条不紊的手起手
落,只见他颈脖与双肩背面上的斜方肌组,旋即沉稳有力地蠕动伸缩了起来。稍
一会儿,绝色佳人便微微颤抖地感受到全身一凉,她知道自己身体上虽尚残留着
蕾丝内衣,但原先的豹纹上衣半裙确实已被对方剥离而去。

  隆成元一扫视辛凌燕的矫健肉体片刻,旋即发出了由衷的低沉赞叹声。原来
后者此时所穿的三点式火红色蕾丝内衣虽非那种异常保守款式,但更非那种仅能
稍微遮掩住敏感三点的妖冶色情款式,反倒是在暴露与遮掩的两极间找到了个绝
佳平衡点的适中款式。就比如那对呈居中之势遮蔽着D罩杯乳房的蕾丝胸罩,便恰
到好处将整座乳房的边缘部位暴露出来,以此彰显出一股更为呼之欲出的挺翘意
味。至于那条质地单薄的蕾丝内裤,虽在正面处贴身覆盖住整个妙曼动人的三角
地带,可一旦从两边延续到了女主人的背后,却立刻并作为一条深陷于漆黑股沟
里的狭窄细带,从而玩忽职守地将整对饱满养眼的臀部尽数展现于淫斐热烈的空
气之中。

  隆成元一不假思索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他继而腾出火热有力的右手且触及
到辛凌燕的窈窕美背上,开始了看似诗意十足的温柔爱抚,还不忘意味深长地说
道:「辛凌燕,你知道吗?像你这般曲线毕露的美丽女人,就该多多用自己的肉
体前来满足我这种强大黑色雄性的欲望需求。」

  感受到来自于隆成元一的迷情爱抚,辛凌燕顿时细眉紧蹙地握紧了自己的嫩
白拳头,还像是在效仿文学剧里某些坚强不屈的天鹅仙子一般,赫然仰起了光洁
饱满的额头。饶是如此,她依然无法抵抗身体里重燃而起的欲烈之火,所以按捺
不住之下,自是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之声。不仅如此,伴随着那股让人熟悉的
快意归来,无能为力的辛沐雪之妹也很快感受到自己的空虚下体正酝酿起欲望的
洪流。

  刹那间,辛凌燕的呻吟之声居然变得高亢兴奋起来,仿若其本人受到了某种
非一般的刺激。于是乎,她继而低头睁开双眼,却发觉到原来是隆成元一发动了
毫无征兆的迅捷偷袭。只见后者的一对黑色大手借着柔顺肉体与蕾丝布料间的缝
隙相继穿插进去,以一手环抱把握住丰满右乳,另一手侵入淫湿阴户的方式,可
谓轻车熟路地在瞬间把握住了对方的敏感要害。

  「辛凌燕,在我面前,反抗是没用的……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接受我的征
伐好了。毕竟,可是我才让你头一次体会到真正意义上的床笫之欢。」

  就这样,隆成元一话在说,手在动。源源不绝的感官电流更是经由他的爱抚
摩挲传递至辛凌燕的百骇四肢,甚至大有汇聚成肉欲风暴且席卷对方全身的高昂
势头。在对半裸肉体之毛手毛脚的过程之中,光头雄性身上的大小圆肌与冈下肌
可谓显得格外显眼,完全可察觉到一条利落分明的肌肉沟壑将此两组肌肉群紧密
隔开。

  另一方面,辛凌燕似已彻底认命,她不再徒劳无功地扯动束缚着手腕的灵能
锁链,反而在配合着隆成元一的火热跳动且时不时扭动着前凸后翘的柔韧肉躯之
余,还艳唇微开地呼唤出爱欲不休的动情淫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黑发丽人
眉梢含春地察觉到身上的三点式火红色蕾丝内衣已然滑落在地。她当然知道这个
无声的信号意味着什么,不过其本人却选择继续接受身后男人的恶意逗弄。

  没有了蕾丝内衣的束缚阻碍,隆成元一在肆无忌惮的路上继续行进着。辛凌
燕的左右双乳已被他揉捏抚弄出各式撩人眼花的形变,其早就在阴道深处分泌出
雌性阴水的阴户蜜穴,则在黑色指头的来回抽插下释放出涓涓水流,从而淋湿着
正下方的冰凉地面。如此这般多次之后,酝酿已久的肉欲风暴终于降临。某种程
度上而言,它就如旷野中的龙卷风,像吞噬行进路上的一切般吞噬了赤裸佳人脑
海里仅存的理智……

  「啊……」

  辛凌燕的天澜之音骤然悠长到了极致,只见她意乱情迷地将额头抬起,神色
蒙尘得可谓犹若只在风雨飘摇中彻底迷失自我的浮萍。至于其双腿间的阴道穴口,
则已经往外流泻出散发着雌性淫香的欲望瀑布了。

  就在这可以火上的关键关头,隆成元一的黑色双手居然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辛
凌燕的迷人肉体。且值得注意的是,他那沾满雌性阴水的左手上居然缠绕着些许
诡异无比的血红魔气,犹若昭示着不久之前,这位心思缜密的隆成胜武之子已然
透过绝色佳人的敏感阴道口,在对方身上做了某种见不得光的手脚。

  在这之后,隆成元一又是抬起右手随意一挥,束缚着辛凌燕四肢的灵能锁链
们便在刹那间瓦解成虚无。虽说是彻底解除了束缚,可没有了来自于对方黑色双
手的把控,加之先前潮吹所带来的肉体乏力,只见辛沐雪之妹旋即失去依靠地向
前倒去,还随之无意识间摆出了副双膝跪倒在地,且不得不用将修长手臂秤在地
上,以此来支撑起自己上半身的诱人姿态。而好巧不巧的是,黑色男子依然高高
在上地站在她后方,其血气方刚的黑根巨棒更是做好了随时出征的准备。

  欲望的黑蟒:协议(第17幕)

  17.二度失身II

  虽说是感受到了来自于身后的灼热目光,可辛凌燕像是历练过某场惊天大劫
一般,犹然失神落魄地口喘着热气,似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姿态该有多么
得放荡诱人。另一方面,趁对方尚心神不定之时,隆成元一也用半是诱惑半是正
经的口吻说道:「辛凌燕,接受现实吧,这才是你真正的本性——一个纯粹为大
黑鸡巴而生的放浪娇娃罢了。正因为如此,你在堂堂正正的战斗中打不过我也不
大要紧,毕竟你还拥有一副性感迷人的肉体。所以你只需善加利用它来满足我的
需求,不仅能享受到难以忘怀的肉体之乐……也说不定能让我对你姐姐放手。」

  得益于近十年来强有力的武道训练,隆成元一身后的背阔肌自是显得魁梧有
力,毫不夸张地讲,就如同于古典时代的巨型阔盾般坚实可靠。而有意思的是,
在他先前邪恶言语的引诱下,辛凌燕也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赫然在目光流转的
瞬间,旋即双腿站立起来并转身面对起黑色男子,还向对方投以意味深长的凄迷
眼神,犹若昭示着某种作出的为难抉择。

  「隆成元一,你说得很对。我确实该接受现实——用自己的肉体来满足你,
而不是想着用战斗的方式来打败你。」

  说着,辛凌燕顿时呼吸有所急促地摊开了矫健修长的双臂,算是以示自己的
无奈屈服。虽是身手出色,可她背后的斜方肌却完全与雄壮突兀一词绝缘,倒是
彰显一种出紧密细致的流线型美感。

  「隆成元一,来吧,用你的下面狠狠地上我吧,反正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像是在发出最后通牒似的,辛凌燕的暗红褐眼眸随之焕发出昔日的凌厉之色。
只可惜的是,其颤抖有加的语气却已经在不经意间将她本人的心虚服软出卖开来
了。

  于是乎,隆成元一先是微微一怔,而后便在心生领会的大手一挥间,让两条
凭空而生的灵能锁链重新拴住了辛凌燕的左右手腕,然后借此隔空发力且意图缓
慢沉稳地将对方一整个人提起来。在此束手就擒的情况下,赤裸佳人便只能认清
现实地将匀称双腿交织盘踞于光头雄性的腰后,而且这样一来,她也让自己的空
虚阴户重新接纳起了骤然突入而来的黑根巨蟒。

  伴随着敏感柔韧的褶皱肉壁被蛮横有力的火硬龟头所层层挤开,辛凌燕继而
仰天长吟般地呼唤出高亢难耐的呻吟之音,还像屈从于身体本能似地扭动着曲线
毕露的肉感身姿,以此迎合着对方阳具的逐步深入。此外,残留在她身上的绯红
迷晕,在新一轮快感洪流的感染下,也大有越染越浓的势头,还引得隆成元一兴
奋说道:「没错了,没错了,就是这样。辛凌燕,你在性爱中若越能放开自我,
就越能满足我的需求,也能越早让我对你姐姐放手。此外,放开自我还能让你在
性爱中体会到越多的快乐。」

  某种程度上而言,隆成元一的话就像是从恶魔嘴边流出的诱人堕落之言,更
加引得辛凌燕情欲大发且令她以忘我的姿态投入到眼前的男欢女爱之中,像是浑
然忘记了自己还是对方的阶下囚。不仅如此,黑发丽人还毫无保留地顺从着两条
灵能锁链的力道,继而将细腻无瑕的手臂举高,犹然作出了副献出自我的茫然姿
态。

  辛凌燕的这番美意,隆成元一不会不明白,所以他毫不含糊地将黑色大手尽
托于对方的挺翘臀下,并以此为着力点来回抽插着,打算令其愈发沉醉于无边愉
悦快感中而难以自拔。不一会儿,黑色男子的险恶用意似已见效,因为辛沐雪之
妹的脸上已再也看不到一丝不快的神采,所取而代之的——反倒是股肆意享乐的
纵情之色。至于整座空旷单调的灰色密室里,更是回荡着她娇喘不息的放浪叫声。

  不知不觉中,与隆成胜武商谈有关于帮派合并的事务似乎拖得有些久了,这
本该引起辛沐雪的怀疑。可她毕竟已与隆成元一重现昔日的肉体双修关系,再加
上怀有身孕且对后者怀有非一般的信任,所以既无意愿也无多余的精力前去理清
其中的任何可疑之处。至于西尔莎?罗南与洛虹梅,不仅不会透露出自己与胜一
门门主所达成的羞人协议,反而会借着前去狱门岛登门造访的宝贵机会,以此与
对方进行着各种以交媾方式而告终的武斗试炼,甚至大幅度逾越底线也在所不惜。

  就好比在某次武斗试炼中,西尔莎与洛虹梅因为嫌单层和服在后续性爱中所
带来的重重麻烦,居然堂而皇之地穿上了两件极具暴露意味的性感内衣前去对战。
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前者内衣的质地是为兼具透视意味的暗黑蕾丝,而后者内
衣的色泽则为偏端庄温柔风格的白底紫边式。

  毫无疑问,上述这般大胆到极致的穿衣风格自是让隆成胜武眼前一亮,也顿
时引得他血脉贲张的战意大起,其后果便是西尔莎与洛虹梅这次以更快的速度败
于对方之手,然后她俩便只能相继俯下各自的倔强身姿,继而主动挺起肉感十足
的丰厚翘臀,以请求粗黑巨阳的奋进插入。虽说像以往般落败,可要说两位成熟
丽人没有一丝收获还是不对的。至少,她俩已经又羞又喜地发觉到,若自己对战
斗时的衣着放得更开,其敏感不已的下体对假阳道具的适应能力就似乎变得越强

  就在西尔莎与洛虹梅为新发现而欣喜不已之时,隆成元一在当天夜里也有了
自己的行动。只见他赤身裸体地走在辛家豪宅的幽静走廊里,且像是不怕东窗事
发一般地来到了间卧室的门前,然后不由分说地转动着握把并直接推门进入,还
借着暗淡的星月光亮,从而在古色古香的木质地板上投以一道浓重的阴影。

  卧室里的席帘大床上正躺着一对年轻男女,那男子依然双眼闭目地沉醉于睡
梦之中,似完全没有意识到不速之客的到来。至于仰躺在他身边的绝色佳人,则
随之意识清醒地掀被下床,继而双脚迈动着灵巧步伐且来到隆成元一的面前,并
以司空见惯式的温柔口吻打着招呼:「元一,你来了。」

  话到此处,卧室里的灯光瞬间亮起,也继而昭明了先前说话之人的身份,赫
然是清水门门主辛沐雪。只见她正身穿着一件做工细致的粉白色柔丝睡袍,且浑
然天成地透着股怀孕期才有的母性曲线,其裸露在外的半截手臂及其小腿,更是
不经意地焕发着宛如羊脂白玉般的优雅光华。

  耳闻辛沐雪的柔情示意,隆成元一旋即微微一笑地将手搭在眼前的睡袍丝带
之上,且视对方丈夫如空气一般地开始了那撩人心扉的宽衣解带之举。很快,伴
随着此件遮体之物的冉冉坠地,白发丽人便在下巴微抬之余,且这般一览无余地
将怀有身孕的雪白肉躯尽情展现于黑色男子的视线之内。

  「啊……啊啊……元一,你果然是最好的……啊啊……」

  隆成元一毫不含糊地将辛沐雪拥入怀里,且对着她的敏感部位作着上下其手
的挑逗性动作,自是轻而易举地让这位闷骚入骨的风韵少妇叫唤出上述那般夹杂
着放浪之声的赞许之言。而在此感受迷情挑逗的过程之中,辛沐雪的愉悦神情中
赫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心里负担,像是完全不怕自己的娇喘呻吟会把睡梦中的丈
夫给惊醒。不过也难怪她会表现得如此之高枕无忧,因为西尔莎的年轻侄女,即
奈莉?洛森,早早就在给洛安杰的茶水里添加了特制的昏睡迷药。

  可以说,得益于奈莉所做的双保险举措,辛沐雪才能与睡梦中的丈夫以共处
一室的方式,继而和隆成元一进行着场能充分享受到背德之乐的肉体双修。在这
之后,伴随着两人投入程度的逐步加深,迷欲人妻继而将灵巧雪白的玉手缠绕至
光头雄性的背后,并流连忘返似地轻摸起来,还不忘情难自禁地感叹到,在那些
厚实沉重的肌肉群之映衬下,对方的背脊曲线该又是多么得刚劲显眼。

  与此同时,辛沐雪的美背实则也接受着隆成元一的细致爱抚。在此摸索对方
妙曼肉躯的过程之中,隆成胜武之子的黑色双手不仅接受着大小圆肌与冈下肌所
传来的阵阵美妙触感,还能触摸到那两条让此两组肌肉群分别划江而治的狭窄浅
沟,甚至能隐隐感受到那两组肩胛骨在优雅美背上所暧昧彰显而出的微妙轮廓。

  不多时,辛沐雪听从了隆成元一的建议,继而眼角含情地仰躺于柔软宽大的
夫妻卧床上,在媚光四射地往两边摊开修长柔雅的双臂之余,还不忘喃喃开口地
发出诱惑之至的邀请:「元一,来吧,今晚你就站在我那没鬼用的丈夫身边,且
用你的大黑鸡巴好好满足我一番,以做到这个小鸡巴废物终生都做不到的事——
让一个怀有身孕的妻子充分体会到肉体双修所带来的极致快乐。」

  「啊啊啊……」

  伴随着火热朔壮的黑色龟头的沉稳突入,辛沐雪自是双颊绯红地呻吟起来。
在隆成元一看来,既然佳妾有意,那么作为郎君的自己,自是不能在此关头让对
方失望,所以他选择将白发丽人的一对雪白玉腿半抬而起且往两边分开,以此让
后者神色蒙尘地摆出了副大字型的交媾姿态。

  「啊……啊……没……没错了……就是这样子……再……请再大力点呀……
啊……啊……元一,与你进……进行肉体双修感觉真是美妙……啊啊……实在太
好了,洛安杰这没鬼用的家伙居然真睡得像死猪一样……啊啊……压……压根就
不会醒过来……而……而且……我妹妹辛凌燕今天一大早也出门了……啊……啊
得……得后天才会回来呢……」

  一边感受着大黑鸡巴亲密无间地贴合着自己的阴道肉壁,又一边体会着双修
灵能因游走全身所带来的暖人快意,辛沐雪旋即有感而发地道出庆幸之言。至于
她那对凝视着隆成元一的青蓝色明眸,也正仿若酝酿着无边的浓情蜜意。

  「沐雪,你说得没错,你妹妹辛凌燕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确实得后天才会
回来,所以她现在是不会前来打扰我俩间的好事的。」

  耳闻对方的阵阵淫斐言语,隆成元一毫无征兆地强调道,其黝黑脸上则顺势
浮现起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异样笑意,犹若昭示着某种言外之意。饶是如此,黑
色男子依然懂得以胯间的粗黑巨物为武器,且用加快抽插节奏的方式来让辛沐雪
淹没于无尽的欲望洪流里,继而令其完全不会注意到自己脸上的任何可疑之处。

  隆成元一与辛沐雪在楼上的卧室里进行着欢快愉悦的颠鸾倒凤之事,甚至有
些峰峦跌宕的声响已然穿透隔音效果极佳的房门,继而回荡在整座辛家豪宅里。
而在楼下走廊的某间卧室门口,正屹立着一位身材挺拔的高挑女性,只见她先是
耳红面热地踌躇片刻,接着便微微咬紧牙地转动握把且推门进入,继而来到了一
位黑色男子的面前并有所紧张地说道:「隆成元一,我已经准备好了。」

  「辛凌燕,能看到你主动前来侍奉我,这真得再好不过了。说实在的,我还
真没想到会有同时操上你们姐妹俩的一天。」

  此时此刻,另一个隆成元一正赤身裸体地坐在床沿边,并胸有成竹地将健壮
双臂交叉于自己胸前,其连接着结实肩膀与强劲后臂的一对肱三头肌,也是显得
魁梧有力。至于辛凌燕,或许是因为联想到自己与对方达成的羞人协议,只见她
仅身穿着件仅能勉强遮住双乳的三角形黑色胶质胸罩,外加一套从窈窕腰部延伸
至隐秘胯部的网格型透视半衣,然后便迎着隆成胜武之子的邪意目光,颤抖着精
巧灵活的玉指伸向了自己的衣带……

  另一方面,在新发现的诱导下,西尔莎与洛虹梅终于发展到了连象征性的情
趣内衣都不穿,直接手持兵刃且裸体上阵的惊人地步。当然,隆成胜武是乐于见
到这一切的,所以他由始至终都没有阻止对方的这般出格行为。且更令人拍案叫
绝的是,似为了不让这两位高傲佳人不至于感到过于难堪,胜一门门主居然也破
天荒地脱光衣服战斗,以致于有次让对方两人惊讶得差点忘了还有武斗试炼这档
子事。

  在这场双方皆一丝不挂的战斗中,西尔莎与洛虹梅发觉到当自己彻底放开一
切,以此毫无保留的全裸姿态面对起对手后,其经受着异物试炼的下体更加在以
前所未有速度适应着假阳道具的刺激。当然,她俩也不得不承认,隆成胜武虽已
有60多岁,可在赤裸战斗下的雄姿却是别有一番魅力,尤其是那根在疲软状态下
依然肥壮硕大的大黑鸡巴,更是时不时地软化着自己的坚韧目光。

  自彻底放开一切后,西尔莎与洛虹梅的进步速度虽是惊人无比,但还是难免
败于隆成胜武之手且挨对方狠操一番。不过鉴于已经与黑色长辈性交过多次,两
位性情高傲的美艳佳人早就从当初的左右为难发展到了现在的乐在其中。可以说,
她俩已打从心底不再抗拒与隆成胜武的做爱之事了。而正因为大幅度放下了对后
者的心防,每当西尔莎与洛虹梅被对方及其黑色分身干至昏厥之时,实则都没有
留意到两个隆成胜武的手上皆时不时地闪现着一丝诡异无比的血红魔气。

  就在西尔莎与洛虹梅在自我开脱的路上越走越远,且用前凸后翘的妖娆肉体
取悦着隆成胜武之时。辛沐雪也没有忘记抓住自己与隆成元一进行肉体双修的大
好时机,以致于多次挺着越来越大的肚子之余,从而在对方的胯下深情呻吟,像
是犹然忘记了她本人实则还有个叫做洛安杰的可悲丈夫。

  当然,隆成元一在享受着辛沐雪那愈发成熟的肉体之余,还满腹心思地继续
瞒着对方,且在辛凌燕与奈莉?洛森身上来回驰骋征伐着,不可谓不尽享齐人之
福。至于辛沐雪之妹,则似乎万念俱灰地完全放弃了抵抗,往往不失时机地多次
在光头雄性面前主动宽衣解带,继而提出与其进行交媾的羞人请求。

  对于辛凌燕的自愿献身,隆成元一自是得意洋洋地笑纳接受,然后便在接踵
而至的性交中把对方干得失魂落魄。至于怎样说服她与其姐姐辛沐雪一起与自己
欢爱,黑色男子也是自有打算,认为这件事大可不必着急,只需本着温水煮青蛙
的行事方式即可。可惜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异变似将隆成胜武之子的如意算盘
给打乱了。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無譅 金币 +10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22-1-11 23:22
7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0 01:50